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程铭善纪念碑背后的往事

 

  □ 张恺新
  2009年7月17日,兴城古城威远门外扩展公路动迁时,经一位居民提供线索,文物部门发现了一方灰色石灰岩材质石碑。石碑出土后即被运回兴城文庙“碑林”并保存。对这方石碑的考证和研究也随即展开。尽管石碑整体保存完好,但由于岁月沧桑,碑文有一些剥蚀。经过对石碑上文字的解读,可知这方石碑就是刻立于1918年的程铭善纪念碑。
  在今天人们看来,有关人物的纪念碑应是此人去世后刻立的。其实旧时对一些有功德、业绩或对地方做出贡献的在世人物也多有立纪念碑者,以存留和纪念其名字、事迹和功业。那么,这方纪念碑的主人程铭善又是何许人也,为何在兴城当地留有他的纪念碑呢?
  查阅地方史志资料可知,程铭善是民国时期的兴城县父母官。从民国成立后的1912年至1928年东北易帜,东北地区各县的行政主官称为知事;至1928年才开始称为县长。由于民国时期地方官员调换频繁,程铭善1918年调到兴城县担任知事时,已经是兴城县(1914年前称宁远县)在民国时期的第七任知事。
  程铭善,字复初,安徽合肥人,晚清举人。有关此人的历史资料不多,可查知其是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乡试考中举人,时年24岁。按照此年龄推移,在1918年程铭善调任兴城县知事时39岁。虽然在程铭善考中举人两年多以后科举制就废除了,但这个举人身份在那个封建王朝中仍然很受重视。《清实录》记载,宣统二年(1910年)五月,程铭善作为全国各地考试取得功名的官员代表,与九十多名举人、贡生一起受到宣统小皇帝的亲自接见,并被授以内阁中书(从七品)的职位。事实上,在民国时期兴城县的地方官中,程铭善是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清朝举人。民国初年,程铭善被派回安徽省任职。1913年10月至1915年2月出任宿松县知事。据宿松县史志资料记载,程铭善在宿松有一定口碑,是“为民谋福的正直官员”。由于民国初年的官吏调动在一定程度上仍延续着明清时期所谓“千里去做官”的南北交流制度,1918年初,程铭善调任奉天省兴城县知事。虽然仅在兴城县任职一年时间,但他安抚百姓、修补城墙、修缮文庙、疏浚河道,造福于兴城居民,因此深得百姓拥护、政声颇佳。
  程铭善是经历过科举考试的文官,其文字水平甚佳。在兴城任职仅仅一年时间,他就撰写了《募修兴城县文庙捐启》、《募修兴城县城墙捐启》、《集思草堂跋》等文,后来此三篇文章被收入1927年出版的《兴城县志》中。其中,《集思草堂跋》是程铭善在兴城任职期间的代表作。是他有感于清朝嘉庆年间的宁远州知州刘大观为官清廉并在官署内修建草堂以读书养德的行为,在县公署内重建三间茅草屋以勉励官员注重修身,取名“集思草堂”并为之撰文。
  1918年12月(农历十一月)某日,兴城县城东关、北关的地方士绅和商民代表方云楼、潘庆久、王化南、赵华辛、钟廷武等七人共同为程铭善刻立了一方德政碑并取名《县知事程铭善纪念碑》,以感戴程铭善的德政,当时,程铭善还在任上。
  德政碑是古代和近代为在一方任职的官员刻立的铭记功德的石碑,上面的文字除记载官员的政绩外,多为歌颂称赞的文字。德政碑大多在碑首写明是某某官员的德政碑;后来也有在碑首刻写“纪念碑”字样的。但这并不意味着石碑是在官员死后刻立的,此“纪念”非缅怀逝者之意。
  这方长1.3米、宽0.68米、厚0.18米的程铭善纪念碑,碑文有四百多字,有些文字由于剥蚀严重,在石碑上已经难以辨识了。所幸的是,在1927年出版的《兴城县志》中,收录有此碑的碑文全文。碑文对研究民国初年兴城县的社会状况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碑刻揭示,程铭善刚来兴城县任职时,兴城古城城墙因为雨水浸泡已经出现多处塌方。碑文记载“若不急力修补,恐贼夤夜入城,商民均难防不测”。“夤夜”本意是寅时(3至5时)的黑夜,这里代指深夜。当时兴城古城内的治安状况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城墙,夜间四座城门紧闭,城外的盗贼很难进入城中作案;而一旦城墙出现倒塌地段,情况就不一样了。程铭善有感于此,上任后主持修复了城垣,让城中百姓安居乐业。
  一百年过去了,当年程铭善纪念碑上镌刻的七位立碑者都已经作古。由于世事变迁,笔者只找到其中一名潘庆久的一个堂侄。他回忆说,潘家是当时兴城县的大户人家。潘庆久本人是民国初年的一个绅商,自己开办有买卖。但具体有多大的经营规模,由于年代久远和没有文字资料记载已经不可考。据说,当年程铭善修复城墙时,潘庆久还捐款予以支持。
  1919年,程铭善离开了任职一年的兴城县,到他处任职。到1926年修撰《兴城县志》时,程铭善德政碑仍然树立在兴城古城内。至于后来此碑是何时何因埋入地下,已经无法确考。有一种推测是:“九一八”事变后,日伪统治时期将原先民国政府委派官员的“德政碑”有意推倒,后被埋入地下;也有可能是在历史变迁中被用来建造房屋打地基之用。目前,仍有《县知事恩麟德政碑》等已经有碑文记载的类似德政碑仍未找到。这方程铭善纪念碑已成为兴城县民国初年历史的见证,作为文化遗产发挥着其应有的作用。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