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杨和沟的高跷大秧歌

 

  □ 李海燕
  晚上,我正在网上浏览那些关于年味的文字。有现代版的,也有怀旧版的。或许是年龄的缘故吧,更倾情于后一种。一幅大秧歌的摄影作品,令我眼前一亮。关于故乡高跷秧歌的记忆,似一条清亮的溪流,在心灵深处潺潺流出。隔着悠长的时光,再度重温,依然眉眼含笑、为之动情。
  我的故乡在虹螺山脚下,是一个名为杨和沟的村庄。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杨和沟是一个生产大队的名字,有四个自然屯,每个自然屯是一个生产小队。每年一到腊月初十左右,大队就开始在各个生产小队抽调演员,组织高跷秧歌队、进行排练,我的大姐是其中的一员。参加秧歌队,不是谁都可以有这个荣幸的。首先要扭得好,大秧歌是集美、浪、俏、哏、逗为一体的表演艺术。再就是胆量。故乡的高跷,是典型的辽西高跷,高跷的高度都在0.9米以上。那时候的乡村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那些演员们踩着高跷,在上面做着各式演技,有的甚至还能翻跟头,他们表演的是才艺,也是功夫。
  记得公社每年都要进行高跷秧歌汇演,大概日期都在小年前后。我们大队的秧歌队几乎每年都是冠军,在当年被传为美谈。只因自己年纪小,虽然对扭秧歌有着一种特别的痴迷,也只能做个看客。最为奢侈的是大姐每天都把鲜艳的彩带和高跷带回家,趁着她不注意,我就把彩带系在腰上,或者挂在脖子上,偷偷地扭搭几下。再长大一点,会让小我三岁的四妹帮忙,把高跷绑在腿上、扶着墙壁练习。慢慢地也会在高跷上像模像样地扭几下子。当然也是背着大姐的。
  秧歌排练场上锣鼓喧天、彩带飘扬,吸引着人们走出家门。在我的记忆里,大队部那个不大的广场,总有人山人海的感觉。秧歌队有四五十人的规模,看秧歌的里三层外三层,把秧歌队围在中间。维护秩序的民兵们,用白灰撒一个圆圈,观众必须站在圈外。一些调皮的孩子们,经常因为越界而遭到民兵们真真假假的呵斥。
  演员们的服装都是自己筹备。女演员们上身一件红花绿叶的棉袄,下面一条大红大紫的被面、褥单,遮住多半个高跷。头上戴着自己用五彩纸或者彩缎做的花环头饰,无数朵小花拥着中间的一朵大花。一扭动,颤颤巍巍,美得原汁原味,又古香古色。男演员带着各式各样的五彩小帽,瓜皮的、四棱的、圆锥的,有的竟然穿着媳妇的花衣裳。媳妇瘦小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就有了戏剧性的韵味,再做上几个滑稽的动作,就是一个逗哏的喜剧片。引发围观的人们笑声不断。这些服饰配上五彩的纽带,舞出了精彩,舞出了心情,舞出了新春的味道。
  好看的还有老汉推车、扑蝴蝶、逗鱼儿等表演。老汉推车的最佳人选是三小队的齐家父子三人,父亲是推车的老汉,大儿子是拉车的小丑儿,三儿子扮演一个俊俏的小媳妇坐车。老汉推车是不踩高跷的,旁边有几个扭功极佳的伴舞助兴。一辆彩色花车在场上兜兜转转,再加上鼓乐低回婉转的助兴,就是千帆过尽的风情。扑蝴蝶和逗鱼儿,是双人跷上表演。扑蝴蝶的是一小队的何家兄弟;逗鱼儿的是四小队的两名演员。他们像一对相声演员,一个逗哏,一个捧哏。演员的滑稽表情、脚体动作与高难度跷功的完美结合,是极致的锦上添花。
  到了年前二十九,秧歌队就开始各个小队拜年,还有与其他秧歌队的互动。所以从年前二十九一直到正月十五元宵节,每天都能看到秧歌表演。我们这些小孩子,是百看不厌,从这个屯子追到那个屯子,一直把秧歌队送走才算罢休。
  故乡的高跷大秧歌,跷高、舞美,是那个时代过年的重头戏,是一道不可或缺的精神美味。如今新生的娱乐活动遍地开花。高跷大秧歌,在我的故乡已成绝版。然而,还是一如既往地怀念它。怀念它带给我们的年的圆满与韵味,怀念它的大俗大美,怀念它的喜气洋洋。
  这道年味大餐,时至今日,仍然余味绵长。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