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紫荆编成的记忆

  □ 王玉彪
  所有生活在辽西的人对紫荆都不陌生。
  紫荆是家乡一种极为普通的植物。坪坝上、山崖间、溪涧旁、树林里,到处都有她的身影。
  如果非要用生物学的语言对她进行一番诠释,大概可以做如下叙述:
  紫荆,落叶灌木,幼小时枝条呈青绿色,长成后呈灰褐色,叶子有长柄,掌状分裂,花蓝紫色,枝条纤长柔韧,可用来编制筐、篮、篱笆等。
  紫荆最大的特点就是具有“先香夺人”之美。从枝到茎,从花到叶,她几乎通体都散发着奇异的馨香。春、夏、秋三个季节,在家乡的土地上,山脚路旁,房前屋后,到处都是紫荆的舞跳,几乎每走一步,都可能被她的馨香所陶醉、所绊倒。甚至离她还很远,就已领略到她那芬芳的气息了。
  紫荆的花虽然非常小,可那淡紫色的小花一簇簇地聚集在一起却是上好的蜜源。同安塞蜜、槐花蜜一样,在蜂蜜这一大家族中,荆棵蜜,也可当之无愧地称为上品。每当春夏之交,江、浙一带的养蜂人,都要携家带口大车小辆地涌入家乡的土地,放飞他们的梦想,收获他们的希望。
  小时候,曾亲历过一次江浙的养蜂人大迁移的情形,而且深深地刻进了我的记忆。那是盛夏的一个中午,大卡车拉着满满的一车蜜蜂箱,涌进了属于我们那个生产队的用来辗压豆谷的那处场院。养蜂人都是携妻带子来的,而且还有一个正处在襁褓中的婴儿。可能是由于长途奔波,怕热坏蜜蜂的缘故,车子刚一停稳,他们将孩子匆匆地往墙根底下一放,便风风火火地安置蜜蜂箱去了。他们那吃苦耐劳的精神,深深地感染了每一个人。不顾暑热,围观的人都不由自主地,随他们一道纷纷投入到了紧张的忙碌之中。
  和南方人相比,东北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恋家,离家的脚步还没等移动,就已经盼望归期了,可南方人却能做到浪迹天涯,四海为家。他们基本上是足迹走到哪里,家就搬到哪里,情就洒到哪里,爱就根植到哪里。花开花落,养蜂人一茬茬地来,一批批地走,足迹所到之处,女人有留下来的时候,男人也有被带走的时候。邻居家的那个女孩儿,就和浙江的养蜂人一道组合成了社会的最基本细胞。如果从这一意义上讲,小小的紫荆不仅很好地充当了红娘和信使,而且还在南北通婚、文化交流等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
  人生就是怪,有时一句话,或者一件极其微不足道的小事,极有可能改变一个人一生的命运。本人能从农家子弟通过在书山墨海中不倦地攀登,一步一步地走入人民教师和国家公务员的行列,在一定程度上,小小的紫荆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大多崇尚绿色食品、有机食品,知情的人都知道,这很大程度上都是炒作,其实真正意义上的绿色食品、有机食品实在是少之又少。当年,由于经济承受能力有限,人们无钱买化肥,大都喜欢用柴草、秸秆之类压绿肥,待发酵捣碎之后用作肥料。听专家讲,用这种粪肥生产出的农产品才能称之为绿色。荆棵也是沤制绿肥上好的原料。每到夏季雨水比较充足的时候,生产队都组织社员割青棵子用来压绿肥。当时实行工分制,社员从山上割来青棵后都要称斤论两记工分;到年终的时候再根据一年的收成,折成分值计算报酬。小孩子尾随着大人参加集体劳动也是常有的事儿。十三岁那年的一个中午,当我背着一大背青棵趔趔趄趄地从山上走下来的时候,在场的人都投来了赞许的目光,特别是堂叔“这小子,又踩他爸那脚儿呢!”那句赞誉之词,更是深深地刺痛了我的神经。父亲当年在村子里是力气最大的,最多的时候一担能挑二百多斤。踩父亲的脚儿,不就是像父亲那样吃大苦、耐大劳,过那种苦日子吗?这绝不该是我的选择!尽管堂叔当时也许确实是一句真诚的赞誉,可我却听出了一丝的轻蔑和鄙夷。从那以后,虽然还一直坚持与父亲一道勤耕苦作,但学习上也更加用功。也许是天道酬勤吧,十年寒窗,我终于成了恢复高考之后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
  紫荆,不仅具有极强的生命力,而且还浑身是宝。作为一种灌木,如果不是处在人迹罕至之处,几乎每年都难逃刀锋的逼视,或烈火的洗礼,可每当春风吹过,都将是一片新的葱笼。她的花可以酿蜜,植株可以用做烧柴,果实可用做饲料,根可以雕琢成工艺品。如果从防止水土流失和保护环境的角度讲,那作用和意义可能就更大了。
  最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纤长柔韧的特点,她那舒展的枝条却常常被编织成筐、篮、篓等生活用品和手工艺品。当年长成的枝条秋天割下来后,放在河里或井里沤透后,放在编织匠或手工艺人的手里就可随意地攀折和驱遣。
  说起荆编,我不禁想起家乡一位田姓的盲人,他修理电器,用荆条编织各种生活用品。搞编织,要做的第一道工序就是沤条子。当地由于河流常常干涸,这活儿只能到井里去做。说起下井,连正常的人都要打怵,可他却攀爬自由,来去无阻。说到编织,那更是他的拿手好戏。别人编的筐、篓常常因为造型不好或做工太粗糙而无人问津,可他的作品由于做工精细、造型精巧别致,绝大多数情况下都能成为抢手货,卖上好价钱。他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识记的能力特别强。无论是谁,只要接触过一次,准能记住;无论是谁家,只要去过一次,下次绝不可能迷路。就是走在那只有几寸宽而且曲里拐弯的山间小路上,他也从没摔过跟斗、跌过跤。感念他的奇异和智慧,在高中读书的时候,我就以《强者之歌》为题,为他写过一篇散文诗。今天也可以算作旧事重提,但还总是觉得笔力有限,没能把这个人物写好。
  提起紫荆,有叙写不完的记忆,也有很多感慨和遗憾。紫荆,虽然有着非常多的功用,但在家乡也是俯首皆是的一种极其普通的植物。可大多数人不过是将她用作烧柴或沤制绿肥的原料,真正能够利用她发挥效能的却是远在千里之遥的江浙人和身患残疾的盲人。这也许就是荀况先生在《劝学》中所说的“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吧。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