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辽西走廊的古道

  □ 赵荣卿
  辽西走廊,是山海关与锦州之间、南临渤海辽东湾、北倚松岭山脉的一段狭长的平原地带,长约185公里,宽约8—15公里不等,也称榆(渝)关走廊。作为连接中原与东北之间的咽喉要冲,古往今来,一直是一条交通要道。现在,国道102线、滨海公路、京沈高速公路、沈山铁路、秦沈客运专线等交通干线都从这里穿过,是名副其实的交通大动脉。然而,在辽金以前,辽西走廊却没有全面贯通。从商周到明清,这条交通道路的开辟,经历了由西端最早开通后又全线断绝,东西两端开通到最后全线贯通的漫长而曲折的过程。
  公元前二十一世纪,当中原地区已进入奴隶制发达的夏、商、周时代的时候,东北地区的大多数边远部族尚处于氏族社会末期和青铜时代初期。这些部族方国远离中原,主动臣服于中原政权并向其纳贡朝拜,与中原地区频繁发生交通往来。当时的主要部族方国有“肃慎”、“岛夷”、“屠何”和“孤竹”等。纳贡时唯有通过辽西走廊这条线比较便捷。据史料,东北通中原的这三条路线,都有部族方国贡使通行的记载,不过,通过辽西走廊的路径只在其西南端有局部开辟的记载。
  生活在“不咸山”(今长白山)地区的部族“肃慎”,从公元前十一世纪就与中原发生往来。先秦史籍《尚书》载:“武王既伐东夷,肃慎来贺”,说明从西周时期就开始向周天子纳贡了。“肃慎”不辞山高路远,从长白山到镐京献贡的路径目前尚无考实。史学界也从交通地理的可能性对“肃慎”直接纳贡提出了疑问。认为远在长白山的“肃慎”通过西周的封国燕间接献贡于周朝是可能的。如果这个推断成立,“肃慎”纳贡有可能通过临近燕都蓟的傍海陆路,即辽西走廊的西南端。“岛夷”即古箕子朝鲜方国,距离中原王朝与肃慎同样遥远,因箕子不堪忍受商纣暴政而弃商投周,被周武王封为“朝鲜侯”并世袭罔替,所以多次进入中原纳贡。“岛夷”进贡行进的路线,《尚书·禹贡》有明确记载:“岛夷皮服夹右碣石入于河”。这里说的“右碣石”,据专家考证就是绥中县万家镇石碑地的碣石;所说的“河”,古时专指黄河。这就是说,古箕子方国是通过碣石到达黄河流域向周天子进贡的。根据碣石的地理位置,“岛夷”应从大凌河流域进入六股河流域,然后沿六股河谷道南下通过渤海陆路进入碣石,因为六股河入海处以东的傍海陆路还没有开发出人类行走的路径。尽管如此,“岛夷皮服夹右碣石入于河”,应该是辽西走廊道路交通的最早记录。虽然“岛夷”从六股河谷傍海陆路西行到碣石,再通过现在的山海关进入中原,也足以证明辽西走廊的西南端,从那时起,已是东北进入黄河流域最早的陆路干线之一。换言之,辽西走廊绥中至山海关段,是最早开发的道路交通之一。
  “屠何”、“孤竹”与“令支”地居“北海”(今渤海)之滨,因自然地理上的原因,这些部族方国之间的交通往来和到中原的进贡路线,都与傍海的辽西走廊有着密切联系。《逸周书·王会解》记载的“朝于内者,不令支玄貘,不屠何青熊,东胡黄罴”,说明这些部族方国均“朝于内”,并向周王朝进贡“玄貘”、“青熊”、“黄罴”等方物。当时的“孤竹”、“令支”地处现在的河北省迁安和卢龙一带,生活在渤海于燕山之间的滦河流域。“屠何”(汉代称屠河)在其东北的女儿河流域,经上世纪八十年代考古调查,将南票区台集屯镇小荒地村北约三华里的山城遗址,确定为古“屠何”城。这样,“屠何”方国向周王朝进贡“青熊”,因辽西走廊东北端道路尚未开通,应是沿女儿河谷上游进入六股河谷,然后傍海西南行,经“渝关”和“孤竹”、“令支”故城,进入燕、晋之地后到达西周都城镐京。进入六股河谷以后行走的路径与“岛夷”是同一条路线。
  辽西走廊西南段,不仅是“岛夷”、“屠何”方国献贡行进的路线,也是齐桓公发兵救燕,北伐山戎的进军和回师路线。据《史记》:“(齐桓公)二十二年(公元前664年),山戎伐燕,燕告急于齐,齐桓公救燕,遂伐山戎”。《管子·小匡》比较具体地记载了这次军事行动的经过与行军路线:“……擒狄王,败胡貉,破屠何。…….制令支,斩孤竹……”。位于北海(今渤海)之滨的“屠何”方国的确定,从古代交通地理上证明了“屠何”方国贡纳“青熊”的行进路线和齐桓公“破屠何”的进军路线,经行的是同一条交通路线,也就是辽西走廊上的古“屠何——孤竹”道。
  先秦时期上述交通路线的存在,证明了早在三千多年前,辽西走廊西南端的交通就已得到初步开拓,这条著称于史籍的辽西之傍海通道,自“岛夷入于河”到“屠何”献“青熊”,再到齐桓公北伐山戎,“斩孤竹、破屠何”以来,一直延至秦汉以后,是后来著名的中原通往东北的古“卢龙三道”其中的“卢龙东道”。
  战国时期地处北方的燕国,设置的辽东、辽西两郡都在今辽宁境内。修筑长城、设置郡县,必然要往郡县治所和长城要塞派遣官员和军队,郡县往来、官员赴任、军队开进以及由中原移民,都需要有必要的交通路径相联系,特别是战国时期军队战车的行进,更需要具备一定标准的道路,这样就促进了古代辽宁的交通发展。当时由辽东郡治襄平(今辽阳)和辽西郡治阳乐(今义县城南)到燕都“蓟”(今北京)和燕下都“易”(今河北易县)有两条重要的交通路线,其中通过辽西走廊的道路是倚山傍海的“孤竹——屠何”道,也就是先秦时期齐桓公“破屠何”之道。这条通道涵盖了辽西走廊三分之一的路径,是连接燕国都城与郡县之间的重要通道。到了燕国末期,秦国大举进攻燕国的时候,燕太子丹为保襄平(今辽阳)藏匿于“衍水”被秦将追杀的故事也与这条道路有联系。太子丹从燕都到“衍水”的行进路线,史学界尚无定论,但因有从觉华岛相传几百年的太子丹曾在此避难的传说,不排除其东行避难通过辽西走廊的可能。《史记》明确记载了这段历史:“燕王及太子丹率其精兵东保辽东,李信急追之。代王嘉遣燕王书,令杀太子丹以献。丹匿衍水中。燕王使使斩丹,欲以献王,王复遣兵追之”。秦国灭燕的军队是由渭河平原关中进入燕都“易”,经河北蓟县入辽西傍海的“孤竹——屠何”道,然后东渡古“辽泽”,攻陷辽东郡首府襄平的。
  公元前221年,秦灭六国,建立起统一的中央集权制国家,“分天下为三十六郡”,其中包括辽西、辽东郡。其后,开始以咸阳为中心在全国大修驰道。驰道也称直道,也就是可以驰行车马的道路。《汉书·贾山传》记载了秦驰道的布局与标准:“(秦)为驰道于天下,东穷燕齐,南极吴楚,江湖之上,滨海之观毕至。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厚筑其外”。足可见秦驰道通达的距离之远,设计的技术标准之高。秦驰道不仅是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官道”,也是历史上第一条有统一技术标准的道路。秦朝在修筑驰道,建立比较完善的道路交通系统和驿传制度的同时,在西起临洮东至辽东广袤的领地之间修筑了长城,史称万里长城。《史记·蒙恬列传》对驰道与长城的作用是这样叙述的:“适北边,自直(驰)道归,行观蒙恬所为秦筑长城、亭、障、堑山湮谷,通直道”。秦驰道“东穷燕齐”,说明秦驰道修到了燕地。史籍也记载了秦始皇和秦二世出巡都先后到过辽西、辽东,尤其是到过碣石,这就说明秦驰道已经修到了碣石。秦始皇三十二年(公元前215年),“始皇之碣石,使燕人卢生求羡门、高誓,刻碣石门”。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春,二世东巡郡县,李斯从。到碣石、并海。南至会稽。而尽刻始皇所立刻石……遂至辽东而还”。这两段文字都表明秦始皇父子都曾临碣石。
  关于碣石所在的方位,史学界有不同的说法,商周时期“岛夷皮服夹右碣石入于河”的“右碣石”,专家认定为绥中县万家镇墙子里石碑地的碣石,但这“右碣石”与秦始皇、秦二世以及后来的汉武帝东临的碣石是不是一个地方呢?只有证明是一个地方,才能得出秦驰道修到碣石的结论;也只有证明秦驰道曾通碣石,才能证明辽西走廊的西南端曾是秦皇汉武东巡之道。其实这个问题已有定论。上世纪八十年代辽宁考古在绥中县万家镇墙子里石碑地发现的大型秦汉行宫(碣石宫)遗址和“汉武台”遗址,以及遗址残存的秦代夔纹、卷云纹瓦当,汉代绳纹板瓦、筒瓦和大型古代建筑柱础石等秦汉遗物,已经得出了秦皇汉武东临的碣石就是这里的碣石的结论。毫无疑问,秦驰道也理所当然修到了这里。依同样推理,辽西走廊临近山海关的西南端,就是秦皇汉武东巡碣石的通道。这条“碣石道”,虽然在长达185公里的辽西走廊上只占了不足十公里,却是辽西走廊道路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