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五股泉边的三教寺

  □ 杜志刚
  说到兴城的古建筑,不能不提三教寺。三教寺坐落在兴城市药王乡五股泉屯,因此又称五股泉三教寺。当地人称其为“讲堂子”或“堂子”。是当年儒释道三教讲学的场所,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三教寺坐北朝南依山而建,背靠巍峨兀起、气冠群峰的兴城第二高峰五顶山,面向女儿河的源头,西南与兴城最高峰大青山老黄顶相望。
  我们先说说三教寺所在的五股泉屯。这是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子,因为村中有五道泉眼而得名。“五股泉”的五个泉眼发源于五顶山第二峰的半山腰,泉水出山后径直向东流去,一路汇聚众多支流汇成女儿河,五股泉成为女儿河的源头。据说,当年女儿河水势浩大,常年成灾,两岸人家苦不堪言。为了变水害为水利,人们想了很多办法,奋斗了多少辈人,都没有理想效果。后来受神仙点化,人们想出了用棉花堵泉眼的办法。于是女儿河两岸的人们种了几辈子棉花,堆积得像小山一样。到了堵泉眼那天,远近的人们都来帮忙。先把棉花捆成棉花瓜,然后用人抱着檩条顶着棉花瓜往泉眼里塞。这法还真管用,堵了七七四十九天,棉花用完了,真的堵死了四个泉眼。这时神仙也来帮忙,搬来山石将那四个泉眼掩盖得踪迹皆无。如今,人们来到五股泉屯,能见到的只有一道泉水,其它四道泉水早已经因为地下水位下降变得枯竭了。留给后人的,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一湾清水绕山阿,更涉行人岁月多。配偶未成天地老,至今犹记女儿河。”这是明代一位叫贺士咨的读书人歌咏女儿河的一首诗。岁月,像奔腾不息的女儿河水匆匆而过。如今,五股泉屯依靠独特的资源优势,大力发展水果产业和小杂粮种植产业。百姓安居乐业,民风淳朴,每年都有很多外地游客来此观光。
  三教寺高居在山腰的一个宽敞的平台上,西北东三面群山拱抱,站在寺中,视野开阔,远处风景一览无余;站在山下,三教寺深掩山中,不露麟角,颇有“深山藏古寺”的味道。
  三教寺修建于民国21年(1932年),由当地士绅王少三、王濮翎、郭兰田、刘永成等人经办修建的。整座寺院划分四进,五座寺门构筑奇巧,风格独特。寺院存有正殿六楹,首殿三楹,除山门和钟亭为木架结构外,全系无木拱顶,青砖墙壁。殿宇上飞檐斗雀,雕刻精美,造型栩栩如生,拱顶筑瓦垄,硬山起脊,吻兽各具,给人以古朴庄严之感。据寺内尚存的碑文记载:“盖闻仙山圣境,皆天地灵秀之气凝聚所成,非偶然也。试观五顶山下,五股泉善地一所,以上奇峰环列,迤西泉水抱流地界凌兴,阔此胜境,天然美景,真一大奇观。忽仍群山聚会,广开教化之门,众圣来临,大启文明之盛。于是神人感化,善士同心,会议鸠工,大兴土木,建立佛堂,寺名三教,曰释、曰道、曰儒。创修刹宇,雕塑庄严,大殿六层,全是雕楹刻桷。岑楼四座,亦皆鸟革翠飞。山门三座,四周垣墙百余丈,虽按挂金修尔坎离配合,亦盈符水火之爻。诸神佛同受香火。所以善男信女求乞通灵不时驾鹤来临,如在其上。偶尔飞鸾普渡,大化无私但创造维艰,建设匪易,工程浩大,独立难成,所赖仁义之士舍从人欢输尺壁非同面面相关。乐善好施,自馈千金,更愿多多益善,敬萦诸缘慨助功果,敢启完成受勒真民,以志不朽尔……”由此可见此寺地势为奇峰排列,“泉水抱流”,“地界凌兴”,生动地描绘了当时的情况,可以想象三教寺当年的盛状。
  由于建筑年代较近,现存的殿、台、亭、院基本完整。正殿六楹,分东西两式各三楹。腰殿三楹、前殿三楹、钟亭一座、山门一座,原三座只存西侧的一座。1986年,经南方僧人投资,新增大雄宝殿一座,山门一座。院内西南角的钟亭为四角飞檐建筑,亭内悬有一口铸铁古型巨钟,高2米,口径1.2米,重650公斤,以槌击之,钟声宏亮,悠扬悦耳,可传数十里,余音袅袅,经久不息。当年大殿内供俸有孔子、释迦牟尼、老子及儒释道三家弟子的造像。“文革”中曾一度损毁殆尽。但大殿内三世因果报应壁画至今保存完好,上面画有在阳间挑拨是非的小人死后受割舌之刑、打骂公婆的人死后被大卸八块等等。做了亏心事的人到了这里,心灵上无不受到强烈震撼。相传一个饶舌刁蛮妇人来三教寺逛庙会,看了这幅壁画深受教育,从此脱胎换骨重新做人,深得乡邻赞赏。据说后来一及第举子云游至此,听说这件事,撰写一副对联:“五股泉滋养千顷地,三教寺感化万人心。”
  在当年所建筑的西山门门洞内,有一首著名的题壁诗,全诗如下:“这皮囊,多罣碍,与我灵台为祸害。随行逐步设机谋,左右叫我不自在。筋一团,肉一块,纠合形骸成四大。有饥有寒有贫穷,有病有灾有败坏。要饭吃,要衣盖,又要荣华贪世态。为你身心不得闲,为你结下冤家债。细思量,真叵耐,招引群魔难尽戒。无常速远急早修,莫言明日还可待。”
  诗的落款为民国22年 (公元1933年)6月22日。全诗用墨饱满,显得庄严厚重,笔法老练、流畅,遒劲有力。虽经岁月的剥蚀,白灰的墙壁上,一字一句仍清晰可辨。
  这首诗的作者韩晋侯是山东章丘人,是一位比较开明的乡绅。与辽宁省兴城市药王乡黄土村的韩姓是同宗。据《章丘县志》载,1927年至1928年间,韩晋侯与孟洛川、辛铸九、高盘之、丁凤轩、刘淑青、张子衡、李延煜等人参与刘昭一在章丘组织的“七县十三团”剿灭大土匪张鸣九的义举。战斗持续三天两夜,打得二进二出,打死匪徒百余人。但章丘城久攻不下。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借助于有“东陵大盗”之称的军阀孙殿英之手,在1929年农历正月十八日攻城,火并了张鸣九。
  韩晋侯经过这次剿匪后,灵魂受到震撼,从此大彻大悟,无意仕途,四处云游。后来到三教寺,而此时正是三教寺修建之初。
  据说,当时修三教寺所集的资款,按计划是足够的,但被一些承办人贪污而未完成。因此,韩晋侯到三教寺时见到的只是半个格局。韩晋侯了解到这些情况,颇有感慨,于是写了这首诗。
  从这首题壁诗的内容看,是劝人向善,及早修行。“皮囊”,指人的肉体,“灵台”,指人的灵魂。全诗意在讽喻世人追名逐利,道德败坏,劝诫人们多行善事,莫让贪欲成为毒害心灵的恶魔。全诗通俗易懂又不落俗套,文笔自然洗练,融儒释道三教思想精髓于一体,为这座独具特色的古寺增添了色彩。
  中国的寺庙不仅依山造势,而且多与树为伴,这是由天地人合一的中国文化决定的。三教寺的院墙外有松柏及各种花木,东侧有一片梨园,由于其独特的地理环境,这里的花木要比周围其他地方提前半月开花。山门两侧有两棵百年的老槐树高耸入云,盛夏季节,蝉声高唱,与寺内的诵经声融合在一起,蝉禅和鸣,让人心空神静,妙不可言。
  三教寺在“文革”中也难逃厄运,部分文物曾严重损毁。“文革”后期,锦州市人民政府作为市级文物加以保护,但由于教育经费不足,直到1982年,这里一直被当地的叶屯小学作为校舍占用。经过1984年的维修,三教寺基本恢复原貌。
  此后,三教寺一直由佛家弟子居住和管理。每年的农历三月三、九月九、四月初八、七月三十、冬月十七等节日或圣诞日,三教寺都要举行庙会,其中以三月三和九月九最为热闹。全国各地的香客和游人云集于此,寺院内外,香烟缭绕,人流如潮,可谓盛况空前。旅游业的发展,极大地带动了当地农副产品的销售,为拉动地方经济起到了积极作用。
  佛教文化是三教合一的文化,自唐朝以来,儒释道既相互排斥,又相互融合。三教合为一寺,是比较普遍的现象。五股泉边的三教寺是我们今天研究三教合一文化的不可多得的佐证,也对研究我国古代无木砖拱砌造建筑艺术提供了较为典型的实物参考。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