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追寻先辈的英雄足迹

  □ 本网讯记者 石兴奎
  见到屈俊丰的时候,他手里拿着几份关于他爷爷的资料。一张是他爷爷年轻时候的照片,一张是他爷爷写的书法遗迹,还有一张就是民政部颁发的革命烈士证书。
  革命烈士证书上写着:“屈以京同志,在抗日战争中壮烈牺牲,经批准为革命烈士,特发此证。”证书保存得很完整,在折痕的地方,屈俊丰小心地用透明胶布粘好。
  屈俊丰今年53岁,18年前因企业改制下岗,目前在一个公益岗位工作。喜欢写作的屈俊丰曾经参加过《鸭绿江》杂志社举办的学员培训班,具有一定的写作功底。他现在正在进行一部儿童剧的创作,暂定名为《走进欢乐园》。剧本主题思想是通过生动有趣的故事,宣传优秀的品德素养,让孩子们懂得做人的道理,从小就受到先进文化和思想的熏陶。
  小时候,屈俊丰就从奶奶和父亲那里听说过关于爷爷屈以京的抗战故事,所以,他从小就留心收集整理关于爷爷的历史资料。他曾经在《锦西市志》上看到过爷爷的名字,市志上记载屈以京是抗日英烈。
  屈俊丰的奶奶在山东青岛居住,屈俊丰去过几次。他跟奶奶在一起的时候,常听奶奶讲爷爷的抗战故事,越听越对爷爷当年那段历史崇敬有加。父亲鼓励他,把爷爷的故事写出来,让更多的后代知道前辈在抗战中的英勇事迹。
  在奶奶的殷殷期盼中,在父亲的鼓励下,屈俊丰开始撰写关于爷爷的抗战故事,并发表在了微博上,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屈以京的抗战故事。
  山东《大众日报》记者卢昱在微博上看到了屈俊丰写的回忆文章,主动找到屈俊丰。卢昱说,自己手里有关于屈以京烈士的资料,也曾专门写过文章纪念这位抗战烈士。跟卢昱建立了联系之后,屈俊丰获得了大量的有关爷爷抗战时期在进步报刊上发表的文章,以及一些珍贵的历史资料。这些资料让屈俊丰如获至宝。渐渐地,爷爷的高大形象在屈俊丰的眼前清晰起来,尽管他从来没见过爷爷。他知道,爷爷身上流淌着抗日英雄的血。为了让这些历史保存下来,屈俊丰从去年冬天开始,在网络媒体《简书》上撰写系列文章《吾家百年》,每一期大约一千多字,到目前已经写到了79期。
  就在记者约访的时候,屈俊丰说,他要为自己晚上写稿子留足时间。屈俊丰坚持把爷爷的抗战故事写出来,让英雄的故事教育后人。在从事现在的这个公益岗位之前,屈俊丰曾有一个其他岗位的工作,但那个岗位时间要求得比较紧,他无法专心去写作。为了写作,屈俊丰辞掉了那份工作,毅然选择了时间相对宽松的公益岗位。这样,他就可以专心写爷爷的抗战故事了。
  屈俊丰的爷爷屈以京是高桥万屯人,曾经就读于高桥第四师范学校附属小学。1925年至1927年,在英国基督教会办的锦州育贤中学上学,毕业后留校任语文教员。1933年至1935年间,屈以京与部分同学、同事及学生,在锦州、沈阳、吉林等地组织了“一分会”活动(也叫“一分钱”运动),募集钱款,接济困难学生。在那个时候,与屈以京一起并肩作战的还有卫之、陆嘉轩等革命先辈。他们在日本宪兵队的恐怖镇压下,坚持宣传马列主义,宣传共产党宣言,传播抗日思想。1935年9月,日本便衣特务发现了屈以京等师生的进步活动,认为“一分会”是共产党的外围组织,准备搜捕“一分会”的骨干成员。特务先逮捕了陆稼轩,并准备扩大搜捕范围。在严峻的斗争形势下,屈以京联络在工人夜校的学员卫之,以及奉天医学院的宫乃泉等“一分会”骨干成员,先后撤入关内。
  屈以京先到北平投奔梁漱溟,并与中共地下党取得了联系。后又到山东,在邹平医院主办卫生月刊,在邹平师范组织学生读书会、办墙报,宣传抗日救国活动。屈以京是当时国民党报界活跃人士,经常撰写文章,与鲁迅、矛盾等人都有书信联系。在邹平的时候,屈以京听说了抗日义勇军司令罗明星的事迹,于是就辗转在济南找到了罗明星,对其进行了专访,并以笔名“屈忆原”在报纸上发表了《“三江好”访问记》。这篇文章掀起了民众的抗日热情,但同时屈以京也引起了日本宪兵的注意。
  1936年秋,屈以京任山东省立12所学校毕业生女生受训处编辑。也就是在那里,屈以京遇到了后来成为屈俊丰奶奶的姬素容。共同的理想和信念,让两个人走到了一起。1937年,屈以京以东北抗日斗争事迹为主线,与妻子姬素容共同编写了《雪的故事》,宣传抗日救国。1938年5月,他与妻子一道历时半个多月,行程500多里,于山东黄县找到了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八支队(后改编为山东纵队一支队)。纵队指战员称他们是“抗日鸳鸯”。1938年下半年,屈以京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末,屈以京被捕,被日寇残忍地活埋,年仅31岁。
  屈以京壮烈牺牲后,屈俊丰的奶奶带着年仅2岁的儿子和刚刚出生不久的女儿四处躲避日本宪兵队,在当地群众的保护下,姬素容躲过了一次次的劫难,最后落脚在山东青岛。
  爷爷和奶奶的抗战历史,充满了传奇色彩,尤其是保存下来的一些爷爷写的文章,更是让屈俊丰肃然起敬。在采访中,屈俊丰表示,把爷爷屈以京的抗战故事继续写下去,让后辈人记住如今的幸福生活是靠无数像爷爷那样的先烈用鲜血换来的,让更多人珍惜现在的生活,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 本报记者 石兴奎
  见到屈俊丰的时候,他手里拿着几份关于他爷爷的资料。一张是他爷爷年轻时候的照片,一张是他爷爷写的书法遗迹,还有一张就是民政部颁发的革命烈士证书。
  革命烈士证书上写着:“屈以京同志,在抗日战争中壮烈牺牲,经批准为革命烈士,特发此证。”证书保存得很完整,在折痕的地方,屈俊丰小心地用透明胶布粘好。
  屈俊丰今年53岁,18年前因企业改制下岗,目前在一个公益岗位工作。喜欢写作的屈俊丰曾经参加过《鸭绿江》杂志社举办的学员培训班,具有一定的写作功底。他现在正在进行一部儿童剧的创作,暂定名为《走进欢乐园》。剧本主题思想是通过生动有趣的故事,宣传优秀的品德素养,让孩子们懂得做人的道理,从小就受到先进文化和思想的熏陶。
  小时候,屈俊丰就从奶奶和父亲那里听说过关于爷爷屈以京的抗战故事,所以,他从小就留心收集整理关于爷爷的历史资料。他曾经在《锦西市志》上看到过爷爷的名字,市志上记载屈以京是抗日英烈。
  屈俊丰的奶奶在山东青岛居住,屈俊丰去过几次。他跟奶奶在一起的时候,常听奶奶讲爷爷的抗战故事,越听越对爷爷当年那段历史崇敬有加。父亲鼓励他,把爷爷的故事写出来,让更多的后代知道前辈在抗战中的英勇事迹。
  在奶奶的殷殷期盼中,在父亲的鼓励下,屈俊丰开始撰写关于爷爷的抗战故事,并发表在了微博上,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屈以京的抗战故事。
  山东《大众日报》记者卢昱在微博上看到了屈俊丰写的回忆文章,主动找到屈俊丰。卢昱说,自己手里有关于屈以京烈士的资料,也曾专门写过文章纪念这位抗战烈士。跟卢昱建立了联系之后,屈俊丰获得了大量的有关爷爷抗战时期在进步报刊上发表的文章,以及一些珍贵的历史资料。这些资料让屈俊丰如获至宝。渐渐地,爷爷的高大形象在屈俊丰的眼前清晰起来,尽管他从来没见过爷爷。他知道,爷爷身上流淌着抗日英雄的血。为了让这些历史保存下来,屈俊丰从去年冬天开始,在网络媒体《简书》上撰写系列文章《吾家百年》,每一期大约一千多字,到目前已经写到了79期。
  就在记者约访的时候,屈俊丰说,他要为自己晚上写稿子留足时间。屈俊丰坚持把爷爷的抗战故事写出来,让英雄的故事教育后人。在从事现在的这个公益岗位之前,屈俊丰曾有一个其他岗位的工作,但那个岗位时间要求得比较紧,他无法专心去写作。为了写作,屈俊丰辞掉了那份工作,毅然选择了时间相对宽松的公益岗位。这样,他就可以专心写爷爷的抗战故事了。
  屈俊丰的爷爷屈以京是高桥万屯人,曾经就读于高桥第四师范学校附属小学。1925年至1927年,在英国基督教会办的锦州育贤中学上学,毕业后留校任语文教员。1933年至1935年间,屈以京与部分同学、同事及学生,在锦州、沈阳、吉林等地组织了“一分会”活动(也叫“一分钱”运动),募集钱款,接济困难学生。在那个时候,与屈以京一起并肩作战的还有卫之、陆嘉轩等革命先辈。他们在日本宪兵队的恐怖镇压下,坚持宣传马列主义,宣传共产党宣言,传播抗日思想。1935年9月,日本便衣特务发现了屈以京等师生的进步活动,认为“一分会”是共产党的外围组织,准备搜捕“一分会”的骨干成员。特务先逮捕了陆稼轩,并准备扩大搜捕范围。在严峻的斗争形势下,屈以京联络在工人夜校的学员卫之,以及奉天医学院的宫乃泉等“一分会”骨干成员,先后撤入关内。
  屈以京先到北平投奔梁漱溟,并与中共地下党取得了联系。后又到山东,在邹平医院主办卫生月刊,在邹平师范组织学生读书会、办墙报,宣传抗日救国活动。屈以京是当时国民党报界活跃人士,经常撰写文章,与鲁迅、矛盾等人都有书信联系。在邹平的时候,屈以京听说了抗日义勇军司令罗明星的事迹,于是就辗转在济南找到了罗明星,对其进行了专访,并以笔名“屈忆原”在报纸上发表了《“三江好”访问记》。这篇文章掀起了民众的抗日热情,但同时屈以京也引起了日本宪兵的注意。
  1936年秋,屈以京任山东省立12所学校毕业生女生受训处编辑。也就是在那里,屈以京遇到了后来成为屈俊丰奶奶的姬素容。共同的理想和信念,让两个人走到了一起。1937年,屈以京以东北抗日斗争事迹为主线,与妻子姬素容共同编写了《雪的故事》,宣传抗日救国。1938年5月,他与妻子一道历时半个多月,行程500多里,于山东黄县找到了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八支队(后改编为山东纵队一支队)。纵队指战员称他们是“抗日鸳鸯”。1938年下半年,屈以京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末,屈以京被捕,被日寇残忍地活埋,年仅31岁。
  屈以京壮烈牺牲后,屈俊丰的奶奶带着年仅2岁的儿子和刚刚出生不久的女儿四处躲避日本宪兵队,在当地群众的保护下,姬素容躲过了一次次的劫难,最后落脚在山东青岛。
  爷爷和奶奶的抗战历史,充满了传奇色彩,尤其是保存下来的一些爷爷写的文章,更是让屈俊丰肃然起敬。在采访中,屈俊丰表示,把爷爷屈以京的抗战故事继续写下去,让后辈人记住如今的幸福生活是靠无数像爷爷那样的先烈用鲜血换来的,让更多人珍惜现在的生活,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