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她俩是勇敢的小交通员——“辽西第一党小组”旧址寻访记

  □ 郭吉安 季丽芬
  金秋十月,薄霜初染,群山绿丛点缀着红黄粉紫的色黛,给树木掩映中的辽西第一党小组遗址更添一些魅力。
  国庆长假期间,位于建昌县要路沟乡大英沟村小英沟屯的“辽西第一党小组”遗址,迎来了很多慕名参观者。笔者携几位文友,怀着崇敬的心情,也前往考察探访。
  在聆听了当年的党小组长李春芳的孙子李玉良有关第一党小组成立前后的情况讲述后,我们又深入附近村庄,探访当年抗日的故事。值得欣慰和感动的是,我们寻访到了鲜为人知的当年两个女童秘密为八路军送信送粮的故事。
  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最艰难时期。中共冀东区委遵照中共中央“巩固口里,发展口外,武装开辟伪满洲国”的战略方针,派出武装工作队到建昌西岭开辟抗日根据地,发展党的组织和地方武装。“第一党小组”遗址李春芳家,既是当年武工队最初的落脚点,也是党组织和武装工作的联络点,以此为轴心发展了辽西第一批农村党员,成立了辽西第一个党小组。后经考证,这里也是东北地区第一个农村党小组诞生地。2011年,建昌县委在此立碑著文,确定为纪念遗址。
  如今,七十多年过去了,当年党小组的7名成员都已经不在世了。采访期间,我们了解到7名党员中李青的遗孀和外甥女仍然健在。她们是当年给八路军秘密送信的小交通员,一位名叫樊桂兰,今年85岁;另一名叫曹秀英,今年83岁。其中樊桂兰是党小组组长李春芳的儿媳、七名党员之一李青的媳妇、七名党员之一樊恩的女儿。她也是中国共产党辽西地区第一党小组成立之后首批入党的党员。
  历经七十多年历史的沧桑巨变,提到当年给八路军送信送粮的往事,樊桂兰的脸上仍是透出一股豪情。回忆往昔,当年九岁的她,在战争的环境中练就了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和勇气。她跟着父亲樊恩及家人一起为八路军做事,对鬼子汉奸保安队毫无畏惧,机智地闯过多次盘查,圆满完成了送信送粮食的任务。
  樊桂兰和我们讲起了小时候送信的故事。有一次,送信途中遇到了敌人,她就蹲下假装解便,把纸条埋进土里,敌人喊叫一阵看是个孩子就没有过多地盘查,她于是“蒙混”了过去。有时她与曹秀英一同执行上山送粮食任务。她牵着毛驴驮着粮食,比她小的曹秀英走不动就骑在驴背上,武工队多数时候住在山洞里。樊桂兰虽然嗓音有些沙哑,但接受采访时,在她女儿的鼓励下,她激动地为我们唱起了当年的《八劝》歌。这支在抗日队伍和人民群众中流行的抗日歌曲,时代特征明显。
  寻访中,我们也见到了曹秀英老人。樊桂兰与曹秀英两人在长大成人后是舅母与外甥女的关系。据曹秀英回忆,她小时候,父母早亡,寄养在舅舅家里。看到日本鬼子伪满警察保安队欺压百姓,她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大人们都在为八路军抗日做各种后勤保障工作,缝棉衣、做军鞋军袜,筹粮筹盐,小孩子觉得送信跑腿就是自己最适合做的事,因此,战争时期她和舅舅一家人悄悄做了共产党的地下交通员。
  曹秀英老人回忆说,我们全家十几口人都给八路军做事。那时,鬼子封锁得严,路上常有盘查,大人们目标显眼,容易被抓走,而我们小孩子不易引起怀疑,相对方便一些。那时给队伍送信送粮,我们起身就走。由于贫困小孩子没有鞋子穿,夏天都是光着脚丫出门。在山上行走脚总是被扎,划伤流血是常事。送信时,口头传达相对安全,但多数需要携带信件,途中担心遭遇日本鬼子被搜去。一位叫杜银珍的地下党员多次把信编进了自己的辫子里,到了地方再打开辫子取信。有一次她半路遇见扫荡队,快到跟前了她担心被搜去,就把信件吞下去了。送信多数都是黑灯瞎火就出发,不能照亮,担心被日本鬼子发现目标。在建昌西岭、大小英沟的山梁上,留下了两个小交通员的足迹。陡峭的山梁需翻上爬下,她们就手脚并用地爬行,时常跟头把式摔下去,磕鼻子碰脸。曹秀英多次摔伤和风寒雨湿,导致两条腿至今都是弯曲着。她说,有一次送信返回途中,正赶上夜晚下大雨,在山路上突然遭遇两只饿狼,饿狼在身后紧紧跟踪,我们吓坏了,紧急关头遇上一个在要路沟医院做饭的名叫王振武的炊事员,他下夜班回家正巧碰到这个险情,他勇敢地赶走了饿狼。
  两位老人回忆说,日本鬼子为了阻挠人民群众与八路军的联系,残酷地推行拆村并屯,把大量的村庄拆除或者烧毁,将村民赶进事先修好的围子里,即大一些的村庄,四周又修上围墙岗哨,看管人们的出进,这种情况下给八路军送粮就更困难了。晚上不能随便出围子,人们想各种办法或者白天出外干活往外夹带。鬼子越控制得严,人民群众越拥护共产党八路军,都积极踊跃为八路军做事。
  追忆历史,两位老人侃侃而谈。当年,村民们生活举步维艰,没有多余的粮食,可还是愿意将嘴边省下来的粮食汇聚一起,拿去碾压,做成煎饼卷上野菜,悄悄地送给八路军、武工队。有时担心在路上被鬼子和伪警察、扫荡团发现,就把煎饼缠在身上,外面穿着衣服掩盖。女孩子有时挎着筐篮,假装出去上山挖野菜把煎饼送出去。曹秀英的舅舅李青,因送粮摔伤了腿,后留下伤病多年。李春芳和弟弟因为筹集的粮食放在家里还没转送出去,就被一个绰号叫于歪嘴子的坏人告发被伪警署抓去蹲了半年监狱。几人被严刑拷打又被铁线穿了锁骨连在一起,后被党组织设法营救出狱。村里的共产党员用实际行动影响着家人和身边人,当年两个懵懂的女孩也在战争中成长,不畏艰险送信送粮,积极参加红色革命斗争,勇敢地配合地下党组织努力完成任务。
  当年为八路军送信的两位女孩子,如今都到了耄耋之年。李家的房子早已作为第一党小组诞生地旧址留存下来,供人们参观,家人搬出去居住了。樊桂兰老人始终没有自己的住所,平日住在女儿家里。两位老人没有领过国家救济款,连生活最低保障金都没有领过,她俩目前均由儿女赡养着。
  采访结束时,我们对这两位当年的地下小交通员表达了由衷的敬意,也祝福她们在有关部门和更多人士的关心和关爱下,度过更加幸福的晚年生活。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