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兴城的红色根据地

  □ 黄宝兴
  三道沟乡二道沟里屯,位于兴城市大青山北麓第二条沟里,得名二道沟里。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小村子,村前有条小河涓涓而流。沟里沟外尽是果树,住户依河傍水顺长而建。
  1946年夏到1947年秋,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兴城县委县政府多次驻扎在这里。
  1946年1月,按照中共冀(河北)察(察哈尔)热(热河)辽(辽西)军区“县不离县,区不离区”的指示,兴城县民主政府返回兴城西部山区开辟革命根据地。在杜家屯(今药王乡杜家屯村)组建县武装大队、区小队、民兵大队等组织,开展革命活动。同年3月18日,民主政府迁至梨树沟门(今三道沟乡东门村)。进而依据大青山的独特地理环境及梨树沟门的特殊地理位置,在这里建立红色革命根据地,发展革命力量,开展土地改革,开始打土豪分田地,拥军拥属,支援前线等一系列革命活动。
  民主政府来到梨树沟门后,到1947年9月14日打响辽西第一捷——梨树沟门大捷期间,由于国民党及土匪胡子清剿队经常侵扰攻击解放区。故民主政府实为游击政府流动政府,今天在这屯驻扎明天又去那村暂住,甚至一天要搬两次家。文件被称为背包文件。
  据二道沟里90岁老人张玉权回忆,民主政府第一次来到二道沟里,是在1946年夏天的一个中午。一群人还有不少穿着各式各样衣服的兵,浩浩荡荡来到二道沟里。那群人好像是领导,进村就驻扎在他家。他家当年正房5间东偏房3间西偏房2间,那年刚20岁的他,搬到西偏房一个角落居住,家人搬到山上看果园的棚子里住。
  那群人有男有女,有胖有瘦。他只对一个人印象特别深,因为这个人总好来他家,且一来就是好几天甚至好多天。是一个叫左区长的瘦子,一听说话就是南方人。是个大学生,后来他才知道那是区长左琨,再后来去省里当了大干部。那语气那神态,好像在惦记着一个离家多年的兄弟。民兵韩希德逗左琨说,你是瘦驴脱生的啊,咋这么娇小清瘦!屯里的张老磕(说话有点结巴,实名张永庆)在那年(1946年)冬天救过左区长。有一天,也不知道从哪来了一伙土匪就把区长左琨包围了。张老磕正好在不远处放羊,立即赶起羊群冲向土匪,乘土匪还没反应过来,慌乱中拉起左琨就跑,躲过一劫。
  左琨1945年9月赴东北,先后在冀察热辽军区军政干部学校任政务秘书、科长,兴城县政府任区长科长。解放后,先后任兴城县公安局长,社会部长,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等要职。
  老人家回忆说,还有个何部长,好拿本书,教大家识字,让人们唱歌。何部长是何效宁,陕西人。1946年后,任宣传部长。当时县委只有6人,许明、张欣、李育民、王振发、刘维舟和何效宁。何部长在任两年多,主要负责政工和宣传工作,对在兴城县开辟敌后革命根据地建设和巩固人民政权,党的基层政权建设和土地改革斗争做出了很大贡献。
  老人家眯着双眼想了一会儿,眉飞色舞地说,那是第二年(1947年)的夏天,来了一个孟部长,带着两个警卫员。交代完任务后,吃了顿高粱米粥饭和懒豆腐(未过豆腐渣的豆腐),拍拍我的肩膀说:“小鬼,我还得吃你家的懒豆腐!”说完快马扬鞭而去。孟部长叫孟连崑,河北人。1947年6月任兴城县委组织部长,领导根据地人们开展土改斗争并不断扩大根据地的范围,是党的优秀组工干部。他密切联系群众,努力培养积极分子入党,扩大党组织在群众中的声望和影响,对兴城早期党建工作做出了重大贡献。
  老人家记得康斌康大队长,大家有时叫他康队长他也答应,叫他康局长他也肯定。康斌在二道沟里待了近3年时间。长得高高壮壮,威风凛凛,手使单枪,一支德国驳壳枪,那是一把好枪,骑一匹红色高头大马,练就一手好枪法。一次,百姓非要看看康斌枪法的虚实,便要当场打30米开外的鸽子证明说法是否属实,旁边的队员们也跟着起哄。康斌一想也是,让老百姓看看我们的实力,更能扩大我军的形象。于是说:“你们说我能打几只鸽子?”大家大声说道:“得了吧,康局长一枪打一个就可以了,再说离那么远,你打中就不错了。”康斌抬起右手冲着鸽子就是一枪打过去,竟然一枪打死2只鸽子,原来是子弹穿过鸽身打到石子反射而打死第二只鸽子。老百姓不知其中就里,到处宣传康局长一枪打死两个鸽子。此事一传十,十传百,事后土匪知道这事都尽量躲着康斌。
  老人家问我,知道杨子荣吧?那是1946年冬天,临近春节时,顶着风雪来了3骑马,下来3个人,远点看中间那人装扮有点像英雄杨子荣的样子,前后是警卫员。那是兴城县首任县长许明(河北蓟县人)。一个是本地警卫员李萃,解放后当过兴城县长、县委书记,另一个是关里的警卫员。许明等同志经常到二道沟里来工作,建立了被服,厂还有个浴池。储备着很多枪枝弹药、粮食、被服、军鞋、军袜等战用物资。更重要的是人民真正觉悟起来,一心一意跟着共产党走,干部关心群众,群众关心干部,坚持革命到底。许明县长对贫农张永志、张永庆等家都当自己家一样。张永志家有4个儿子,小儿子张玉良4岁,县长一见到就抱,像自己孩子一样,还给拿糖吃。在秋收季节,他们也起早贪黑跟着群众从地里往家里担高粱谷子,一点也没有县长大干部的架子。这样一来,把大家感动得不知道说啥好,人们用实际行动回报共产党。群众们偷偷地挖地窖,县区同志们情况紧急时来不及转移,就到地窖里躲藏,又能储藏粮食等物资。为了掌握敌情,张永志、张永庆专门到外围地区侦查敌情,以保村里安全。这真是干部群众一条心,铁打的江山万年春。1948年9月29日,兴城解放,许明任兴城县首任县长和县委书记要职,为解放兴城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
  在1946年,国民党匪军和清剿队常来根据地烧杀抢掠。这年冬季,由兴城县清剿队队长朱显廷、副队长刘玉舟带领的花子队先后3次到二道沟里烧毁民房38间,抢走牛羊300多只,其它财物不计其数。
  1946年9月6日,国民党暂编50(49军)师在三县(锦西兴城绥中)保安司令张维思(三道沟西门人)率领的花子队的带领下,向我红色革命根据地梨树沟门(三道沟乡东门村)攻来。‘遭殃军’们一路烧杀淫掠,无恶不作。新组建的国民党兵更是军纪败坏,残暴成性。他们与土匪狼狈为奸,对整个梨树沟门、三道沟地区实行三光政策,烧光杀光抢光,整个初秋的山村失去了往日欢腾的景象。
  9月8日,敌人冲进二道沟里,由于村中群众及县武装人员几乎全部转移到外地。敌人没抓到地方干部,便开始烧房泄愤,祸害百姓。顿时二道沟里房屋被烧49间,200多户人家不同程度被烧,白天浓烟滚滚,夜里火光冲天。建在沟里的被服厂和浴池也未能幸免,什么弹棉花的弓子、纺车子、纺线车、织布机等设备彻底被烧,留下一片满目苍夷的废墟。村子里的猪、马、牛、羊、鸡、狗、兔子被杀光吃光,财物更是被抢劫一空,整个村子真是家家点火户户冒烟。土匪把村里的小庙也给推倒了,几个土匪把一口老钟扔到水沟里才扬长而去。
  张玉权家的全部房子在这次大火中毁于一旦,后院存放的一台风车子和吹风机的风匣子也毁于烟火之中。土匪们看到房子东边有个石磨就气不打一处来,嘴里念叨着让你东青龙西白虎,一阵折腾把磨给抬到房子西边才算了事。看到后院有个锅台还有口锅,气冲冲地拿起块大石头把锅砸碎了。整个院子仅剩一个完整的石磨和后院一个破烂不堪的锅台。至今,张家还保存着那个锅台,又安个锅且正常使用,为的是记住那段历史。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