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碾房的记忆

 
 
  □ 杜宝林
  太阳还没出来,扒碾房的人们就来了。只见他们换好干活的衣服后,一窜就爬上了低矮的碾房,七手八脚地挖房土、拽秫秸笣,撤檩木。看到这即将告别的陈旧的老碾坊,我不忍看下去,把目光移向别处。心里掠过一丝留恋和不舍,一股怀旧之情油然而生。
  我家院的东门墙里角,有两间我在孩童时就有的低矮简陋的碾房。
  自打记事时起,碾子一直很忙。要是碾米,得一天半晌的,就得白天搭工碾。要是零星的,个八小时能完的,多都起早趁晚碾米碾面。记得每天还没起炕,躺在枕上,就传来了吱吱扭扭的推碾子声。每当这时父亲就该喊我了:“推碾子的都来了,你也该起来了。背粪箕子走走”。我无奈地穿上衣服,磨磨蹭蹭地背起粪箕子,就围着屯里墙角旮旯,碎柴堆边,马莲堆儿后,乱草窠里,踅摸起狗粪人屎。从那时起,碾子的叫声就成了我的起床号。晚上又在催眠曲般的吱吱扭扭的推碾子声中睡去。直到去城里读中学时,才慢慢地改过来这种习惯。
  虽说是碾房,可也挺热闹,半个小市场一样。
  碾子,虽然简单,一个碾砣,一张碾盘,一根碾轴,一副碾框,架巴起来就成了,可那时也是很少的。小屯有两三家,我们屯虽大点,也就三五家。屯南头的半条街就我一家,所以南半条街的人,都来这里。碾米的,碾面的,碾人吃的,碾猪鸡饲料的,络绎不绝。一些上了年纪,或农闲在家里的人,见碾房有人,多来这里凑热闹,扯闲篇儿,唠大嗑。东家长,西家短,天南海北地扯起来没完没了。碾子整天转,唠嗑的人也不断线。那里简直成了新闻中心,屯里有个大事小情,到了这里,就都知道了。谁家儿子要结婚了,媳妇是哪村的,姓啥叫啥,个子高矮,脸蛋丑俊,排谱瘦胖,性体如何,都七嘴八舌地论个不休。没见面,就知道得八九不离十了。
  不但知道了很多,来这里的人,谁家有个为难遭灾的,在这里念叨念叨,不仅心里敞亮啦,有些事儿在这里就能化解。
  后院花货家念叨猪食供不上了,就有人说去我家先担几担。要不,正碾米的就把新碾出的糠,装进袋子里,递到他手中:先拿去喂,我家猪还够吃一阵子。
  隔壁麻三叔,说家里炕堵了,倒烟。前街懂行的大枕头,主动上门去帮忙。把烟道、狗窝通个磬净, 盘好磨平.作为主家的麻三,就叫自己的老蒯,弄两个菜,那当然少不了韭黄炒鸡蛋,盐霜花生米之类,烫壶老酒。和大枕头慢慢抿上,拉上个半天一晌的,其乐融融。
  记得我上中学的头一年开学,为了凑学费,父亲挑着萝卜去城里卖,一出就是十八里,还得挑上一百几十斤萝卜。来回三四十里路,没车没辆的,全靠两只脚。一天由于散汗了,人躺下了。钱还没凑够。这些人听说了,就你三块,他两块地凑够了,送过来:让孩子先上学,什么还不还的。这些人的心眼儿真好。我虽是个孩子,也被感动得流出了泪。善良淳朴的村邻乡亲们啊,我一直把你们记在心里,成长的路上,你们时刻在影响着我。
  三年困难时期,人们虽然没了闲聊的心情,可每天那把高粱、玉米,都要碾成面或“破子”米。回家去掺些菜,下糊涂汤或馇“破子粥”,填满还要去地里干活人的肚子。为了人们吃到干净的粮食,每天碾子闲下来后,父亲把碾房打扫得干干净净,再洒上水,免得起灰尘。那年月,粮食是金贵的。一个粒儿也是好的。不是吗?为了多吃一口,每年秋后初冬,队里还让组织社员,拿上锹镐,带上个小面袋儿,满地里挖鼠洞,找粮食。到碾坊的粮食,更一个粒儿也不能糟蹋。
  过了困难时期,人们日子好转了,碾子更闲不下。特别每到年前,人们准备年货的忙碌日子里,家家都淘米碾面做豆包,碾房简直忙得不可开交。甚至要排号,起早贪晚。就这样,也没听说因加塞儿吵嘴的。当然,谁家赶上有紧事急事,说一声,人们毫不打奔儿地就让给他。没有人为加塞儿而去说谎。天冷了,父亲就在碾坊预备个废铁桶。院里有豆杆、高粱挠子,随便燎些火取暖。碾完了,拿回去做黏豆包。一冬,人们就可以享受那香香美美的黏豆包了。
  这里,是一个免费的社会大学堂,在这里耳濡目染的宝贵的知识,令人受用终生。
  后来村里安了碾米、面的机器,这里就渐渐闲置起来了。我家就把它变成放犁铧绳套、锹镐锄耙等农具的小仓房。没用了,早就该拆除。由于恋旧情缘,我舍不得。
  碾房是祖父经手建的。那时,正是日寇铁蹄,践踏我国大好河山的时候。地下修了个能窝一个人的小窝,就是为了躲避日本人抓劳工、抓壮丁。
  爷爷早就走了, 父亲也走了,我也过了从心所欲的年龄。每当休闲拿起书本的时候,就会呈现那出闹剧的场面。感念祖父、父亲,感谢旧碾房。
  低矮简陋的碾房,也和人一样经历了百年的沧桑。以前的事情一去不会复返了。无论从哪个方面讲,老碾房都已完成了它的使命。但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永久的留恋。
  小小碾房,两间茅屋。没有惊天动地的风云故事,却也演绎着人间冷暖、世态炎凉。在那个年月,给人们生活带来了很多方便和乐趣。更多的是人们之间其乐融融的感情,相互帮助,信任的品格,和怎样做人的高贵品质。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