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虹螺岘旧商号——宋家皮铺

 
  □ 张凤凯
  虹螺岘在2000多年前就是内蒙至关内外牲畜、皮张的集散地。关外的商人将内蒙等地的优质皮张带到虹螺岘,在大集上销售。再由老客们贩到省内和省外吉林、黑龙江等地。
  虹螺岘大集上售卖的皮张种类繁多,有牛马驴骡猪羊狗兔貂狐等等。这些皮张多为生皮。生皮经过加工,成为熟皮,才能做成皮具。清末民初,在虹螺岘西街,大德堂药店东侧,就有一家加工皮张的宋家皮铺。
  宋家皮铺的掌柜叫宋云祥,是虹螺岘人,人称宋皮匠。
  皮匠这一职业,在我国已经有3000多年的历史。那时,皮匠的地位很高,叫“韦氏”。据《周礼·考工记》记载:“功皮之工,函,鲍,韗,韦,裘。”后人注释为:“功皮之工五,函人为甲,鲍人治皮,韗人为鼓,韦氏,裘为阕。”可见,那时皮匠就有了分类。
  宋皮匠开的是糙(虹螺岘当地人念“讨”)皮铺。旧时,虹螺岘地区皮铺分三种,黑皮铺、白皮铺和糙皮铺。
  黑皮铺是指专门加工皮衣(甲)、皮帽、皮靴(鞋)等皮具和马具用皮的铺子。铺子通常要选择牛马驴羊猪等皮张,加工时要去毛。铺子进了皮子,先要把整张皮子放进大坯缸里用水浸泡、搅拌,直至柔软,捞出,控干水分,放在木床上用专用刀具刮里(即没有毛的一面),剔除残存的筋肉和蒙皮,之后,用石灰水浸泡,烧毛。后来,为了快速去毛,除用石灰水,还加入硫化碱等化工原料兑成专用去毛药剂,均匀涂抹在生皮里子上,外边的毛就会被除掉。皮子去毛后,再用清水洗净皮张上的药液和毛屑,把皮张放进加红矾、红糖、锯末子和水等材料的坯缸中浸泡。
  过了十多天,皮子变成天蓝色时,基本成了熟皮子。把皮子捞出,四角穿眼,绑在木杆上,绷紧。一是晾晒,去除水分,另外是较劲,使其有弹性,无褶皱。皮子晾干后,取下放到案子上,用刀去边角,然后用专用的玻璃砖在皮面上擀,使其光滑。再熬浆,把油漆刷在皮子上,再擀,不平整的地方用烙铁熨,直至皮具平整熨帖,油光可鉴,一张上好的皮张才算加工完成。
  白皮铺是指专门加工貂裘、羊皮袄、狗皮帽子、兔皮脖领等用皮的铺子。这样的生皮,加工时要保毛。铺子常用的是貂狐羊狗兔等皮。也是先用清水泡软,去除里子上残留的筋肉和蒙皮,然后,用面粉、硝等原料配成药剂,加水浸泡,可以使皮毛清洁、柔软,光滑。泡好后,再经过冲洗,绷紧、晾干,去边角料,着色等,一张蓬松、光亮的皮毛就加工好了。
  糙皮铺是加工制作马具用皮子的皮铺。宋家皮铺主要制作牛马驴骡用皮具和赶车用的鞭子,在皮铺里销售。
  旧社会,生产力水平低下,尤其在农村,拉车和耕田主要靠大牲畜。糙皮铺真正做到了取之于牲畜,用之于牲畜。用牲畜之皮装饰、束缚和驾驭牲畜。这些牲畜丧失劳动价值后,遭屠宰,被剥了皮,再送到皮铺,加工成马具,成为附着在同类身上的工具。
  宋家皮铺里的皮具一应俱全,有笼头、三花(套车时附在牲畜屁股上的三角皮带)、肚带、夹板、搭腰等。这些都是用熟好的牛皮做的。当然,货分三六九等,稍差一点,有的可以用马、猪皮替代。
  宋家皮铺做得最好的是鞭子。鞭子的用途有许多。
  宋家皮铺做成的鞭子,都是供车老板驾驭牲畜用的。鞭子分鞭杆、鞭提溜、鞭上脑、鞭身(也叫鞭绳)、鞭悠和鞭哨。鞭杆多数用竹子做成。做鞭杆,皮匠要把三根竹子用水浸泡,放在焦碳炉子上烘烤,一边烤,一边把竹子拧成麻花状,互相缠在一起。再把上边细梢剪齐,下边根部削尖,插进用皮子缠的鞭座(有用纸壳做里,外面缠上皮条,或用硬木做成),使鞭杆和鞭座成为一体。
  鞭子的用料主要是牛皮。一张牛皮熟完了,做鞭子前,要先上蓖麻油。用油养过了,再一个人扯着,一个人割皮条。别看那是不起眼的鞭子,用料也是极其讲究的。牛的背部皮厚,是做鞭身的上好材料;牛的肚腩较软,又轻又薄,适合做鞭悠。只有鞭哨,需用驴皮做,用驴肋板的皮子做鞭哨,经久耐用,轻易不断。甩起来“叭叭”响,像鞭炮一样脆快响亮。一条上好料做成的鞭子,有经验的车老板拿在手里,就知道优劣。好的鞭子沉甸甸的,禁抻禁拽,有弹性,有拉力,不折断,还非常柔软。
  鞭子分小鞭子和大鞭子。小鞭子由一个鞭身、三个鞭悠和一个鞭哨组成,鞭子长度在1米左右;大鞭子由一个鞭身、四个鞭悠和一个鞭哨组成,鞭子长度在1.3米左右。小鞭子是用来赶单套车和多套车的,大小鞭子可以交替使用。大鞭子只能赶套车,套车分三大套和四大套(即3只牲口或4只牲口拉的车)。大鞭子通常是赶长途,或者拉重载、上坡时使用。平时,大鞭子只斜插在车厢板上,像根旗杆在车上颤动。只有在紧要关头,车老板才抽出大鞭子,“叭”地一甩,耍滑的牲口赶紧绷套,桀骜不驯的立马老实,发苶的,也抖擞精神,四蹄蹬开,齐心合力,才能拉着重车闯过难关。
  做鞭子是个精细活,从加工皮张到做成鞭子售卖环节繁多,宋云祥一家齐上阵,各有分工。因为当时虹螺岘地区马具需求较多,包括宋云祥的连襟田久明、内弟刘连河、侄子、外甥都入了这行,在他的皮铺里熟皮子,拉皮弦,结鞭悠。
  开皮铺的辛苦非常人能够想象。冬天,皮匠们要脱下棉衣,跳进冰冷的大坯缸里,用身体搅拌,好让皮子尽早泡透变软;夏季,皮匠们在臭气熏天的屋子里除毛、剔肉,汗流浃背。为了做出上好的鞭哨,皮匠要拿着皮子在倒扣的缸底上揉搓千百遍,直到皮子起毛,柔软如棉,才能符合标准。白天,为了招呼顾客,掌柜的倒弄皮具,介绍功用,不厌其烦;夜里,在昏暗的油灯下,皮匠经常割皮结鞭到天明……
  到了1954年,虹螺岘开始对境内手工业者进行改造。1956年,政府组建虹螺岘手工业生产合作社,并成立马具社。宋云祥入社,担任马具社主任。马具社承担了新中国成立后,当地大量马具的生产任务。宋云祥去世后,主任由刘连河接任。
  1980年,手工业生产合作社推行多种形式的经济承包责任制,皮具社解体。在虹螺岘街面上,又新开了一家专门售卖马具的个体商店。但随着驴马车逐渐被汽车、三轮车等运输工具取代,加上农业机械化的推广,牲畜的使用锐减,马具市场也呈萎缩状态。皮具生意一年不如一年,后来,这家马具店不知何时关门倒闭了。
  如今,在虹螺岘牲畜市场,卖马具的只有一两家,生意也不景气。出售的马具,也基本上是尼龙制品。就连鞭子的鞭哨,也是尼龙绳子的。因为一个纯牛皮的笼头价格在上百元,一套纯皮的三花、肚带、夹板等在上千元,纯驴皮做成的鞭哨极为罕见。这真是,时过境迁,今非昔比。少了宋皮匠,尼龙做马具。这也不奇怪,看看现在人们头上戴的、身上披的、脚上穿的就知道牛皮跑哪去了,而驴皮,据说都被南方人收去,熬成补气补血又养颜的阿胶了。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