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平生最浓考古情

  □ 张德平
  在辽西地区,有位从事文物工作几十年,被称为“小城考古第一”的人。他痴情于文物考古,不论是见到碑碣石刻,出土器物,残砖碎瓦,古币文玩,他都是专心揣摩,一探究竟。他虽已年近八旬,却仍精神矍铄,或与文友切磋,或潜心著述,乐此不疲。这个对文物考古近乎痴狂的人就是戴元立。
  戴元立,1939年出生于兴城一偏远农村。中专毕业后在农村从事教育工作,曾作过中学教导主任、公社文化助理、文化站长,后来到兴城县文化馆担任文物组组长、文物保管所副所长、所长等职。
  1979年,戴元立参加辽宁省首届考古训练班。曾与吴青云、王刚、王成生等参与朝阳市辽刘承嗣族墓的调查发掘工作。他是建国后兴城第一位专业文物工作者,是辽宁省考古学会首批会员,辽宁省博物馆学会会员。1988年6月获文博馆员职称。
  在兴城任职文物干部期间,戴元立曾参加锦州地区文物普查工作,亲身参与兴城仙灵寺商周遗址、兴城白塔峪地宫发掘和考察等,清理出土文物达50余起。
  当时,兴城文管所只有4个人,文保和普查工作量大。戴元立带队在乡下搞文物普查,每到一处,他都对遍布各地的文物古迹,甚至一些村屯的历史遗存,一些村民的院墙等都留意观察。1982年,他在围屏乡向阳寺村的一家村民院墙上,发现砌有石碑样的东西,就与墙主沟通,拆出石碑,然后亲自动手给人家把墙砌上。并把这件“宝贝”小心翼翼地运回单位。这就是那尊保存完好、十分珍贵的《元代东瀛和尚寿塔铭》。这些文物的发现,为研究兴城地区的历史文化提供了极有价值的史学资料。
  要说戴元立走遍了兴城的山山水水,一点儿也不夸张。在文物勘察和走访中,他吃了不少苦,遭了不少罪。有几件“往事”他记忆犹新。
  上世纪70年代初,兴城古城墙因地震倒塌多达11处1200延长米,有的市民“就地取材”,将城墙方砖用车拉回家搭防震棚或垒猪圈、砌院墙,一下子丢失城砖约200车!政府有关部门立即组织警察和民兵清查回收。作为对古城砖负责技术鉴定的工作人员,戴元立心急如焚,挨家逐户清查。在北关街一户刘姓人家,工作组从他家院墙上扒下几块城墙方砖。刘某急了,挥着二尺铁钩威胁道:“谁动我家一块砖,我就剁掉他一根手指头!”戴元立和大家耐心地作他的思想工作,刘某终于想通了,积极配合“还砖”。《理论与实践》杂志总编辑崔克俭到菊花岛(今觉华岛)游览,当走到一口枯井旁时,他看到一块石板的反面有字,断定这是一截断碑,并推测另一截可能掉进井里。当时天色已晚,戴元立只身跳进枯井里,果然找到了那截断碑——《重修琉璃佛记碑》(明碑)。崔克俭在日后写的《夜宿菊花岛》一文中详细记述了此事。写到翌日乘船返程时,戴元立还惦记枯井中那半截残碑时,他写道:“他(戴元立)寂寞地回首凝望菊花岛,他的心——人们常说的事业心,仍在那里。”
  有一年,全国性地收购散留民间文物活动开始了。戴元立下乡开展工作,吃住在乡村,环境非常艰苦——“枕砖头、盖门帘、吃糊糊”,一天只补助6毛钱。
  1982年春,戴元立和县文保所工作人员在海滨乡进行文物普查时,在长山寺小学的厕所便池内,发现一批被砸成若干块的古碑,砌在厕所便池周围,浸漫在粪尿中。
  辽宁省博物馆得知此事后,文物考古专家曹凡先生赶到现场。戴元立根据省文物专家的要求,认真宣传有关文物政策,并组织人员把便池里的残碑全部取出,冲洗干净,修复厕所,并雇用大车运回县文管所,整理拓片。如今,这6块修复后的《重修长山海云寺碑》竖立在文庙“碑林”中,成为研究当地佛教文化的重要佐证。
  戴元立热衷于文史方面的写作与研究。1978年,戴元立在《辽宁日报》发表《漫话古城》和《兴城,文物丰富的明代古城》,从不同角度介绍家乡。1985年,他撰写的《明末杰出军事家袁崇焕》在《理论与实践》第九期发表;还先后在《辽宁日报》、《经济日报》、《辽海考古学刊》、《理论与实践》、《辽宁教育》、《锦州日报》、《兴城县报》等报刊上发表各类文章200余篇。
  上世纪80年代初,戴元立考证曾在宁远(今兴城)担任过8年知州刘大观书法贴,写出《松岚刘大观墨迹考释》一文在《锦州日报》发表。河北邱县文联主席、刘大观研究会会长邵文亮向戴元立赠送新版的刘大观《玉磬山文集》,称戴元立是国内“最早研究刘大观的文化学者”。
  退休后,戴元立仍然闲不住。城区的工地上,河道旁,时常会加到他“溜达”的身影。
  2010年4月的一天,戴元立在兴城西河岸边大坝根,偶然发现几块裸露在外的巨型残碑。职业的敏感,使他如获至宝,随后与市文管处人员进行勘察。残碑为青灰色石灰石材质,上面刻着清晰的龙纹雕迹,其中一块残碑上有双线刻楷书汉字“已亥三月吉日立”等字样。碑身横断面厚度达40厘米,为兴城地区历史上碑刻厚度之最。后来又发现几块残碑,经核对相关史料,确认这是明清时著名军事将领祖大寿的墓碑。此次发现不仅为世人了解祖氏墓地规模和建制提供了佐证,为研究破解祖大寿墓葬之谜提供了难能可贵的实物资料。
  戴元立多次参与《葫芦岛地方史文集》编辑工作,被聘为兴城历史文化学会顾问。他还积极参加地方文史学术研讨活动,在《兴城文史》杂志上相继发表《周家窝铺汉墓简纪》、《元代东瀛和尚寿塔铭》、《仙灵寺商周遗址考古发掘初探》、《祖大寿牌坊浮雕赏析》、《元代〈翠峰寺地产记碑〉考》、《〈易经体注〉发现与考释》、《响水河子岭记事碑简考》、《善本〈古唐诗和解〉考释》等多篇学术文章,为整理和研究当地历史文化资源做出了积极贡献。
  耄耋之年,戴元立仍壮心不已,笔耕不辍。2011年,他编著的《千百成》一书出版。结合自己多年工作实践编著的《兴城历代碑刻》也即将问世,填补了兴城文史类书籍的一项空缺。此外,他手里还有数万字的《兴城古文化遗址遗物》(辽代至民国)资料,《兴城文物报道汇编》亦在编撰之中。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