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影像
 
 
 
 
 
抗战记忆
绥中义勇军生活和抗日片断

  
   安庆成 口述 安九振 整理
   我是绥中县范家乡汤口村人,1932年时我18岁,在义勇军驻地安国藩家给义勇军铡过草,见过许多义勇军官兵。他说,当时没有电,用石磨磨豆腐,磨房几乎不停,几头毛驴轮着拉磨,平时义勇军一天一顿高粱米干饭豆腐脑儿,出兵打仗的前一顿饭要炒几个菜,喝上几盅酒。战时几天吃不上饭很艰苦。晚上沟里沟外都有义勇军好几道岗,如有生人便盘问口令,对上口令便是自己人,对不上口令便押到大队部审训。只记得有一天的口令是“努力”。义勇军的胳臂袖上有一个硬布牌儿,上面写着“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九个字,牌有二寸长,一寸宽。义勇军战士站岗是轮换着,每人一支香,点燃后开始站,烧完了就换岗。有极少数年轻的义勇军士兵用嘴吹气,让香快点烧,少站会儿岗,被当官的发现后,踹了几大脚。

  义勇军对“秧儿”挺客气,有一次,日本鬼子打汤口,义勇军全部转移,一个“秧儿”是老头,脚肿了,不能走,义勇军有个叫海龙的,把马让“秧儿”骑。老人还说,义勇军中不少人是大学生,能说会道。动员年青人当义勇军,一次动员不去,就再次、三次,直到把你说服为止。动员说,不抗日就是死,不死也当亡国奴,叫日本人随便打骂、处死,抗日打日本子就不死,牺牲是少数的。义勇军说的有理儿。仅汤口十几户人家就有不少人当义勇军,他记得有安福臣、窦相才、窦祥军、安庆堂、窦海山、安国忠、安国珍、安庆兑等十来个人。沟外当义勇军的更多了,数不清。老人还说,汤口当时是义勇军窝。老百姓各自投亲靠友,不敢住在汤口,大都搬到明水的贺丈子、秋子沟的爬槐洞一带。小日本子开始白天用飞机炸汤口村庄,后来义勇军在山顶架大炮打飞机,就不敢来了,但是日军把小炮架在汤口沟外的山上,向汤口开炮,炮弹打到汤口也没劲了,像生病的大鸟儿,从天上慢慢落下来。老人还回忆说:汤口家家户户几乎人都走了,就留几个老太太没走。家家都住进了义勇军,可是东西是一点都没少,鸡猪都给喂好了,战士都到大队部端盆领饭菜。有一回,义勇军炖猪肉,一个战士没舍得吃,将分得的一盆炖猪肉,端给我年纪大的老母亲。义勇军不欺负老百姓,老百姓家有鸡,不像日本人和国民党见着就抓,我记得那时范家的市场在八见沟,五天一个集,逢一、六是八见沟集,明水是四、九集,大王庙是三、八集,前卫是二、七集,我还到八见沟集给义勇军买过鸡。当年有汉奸告密义勇军住处,日本鬼子的飞机就狂乱轰炸,汤口外的李屯李思明家,房梁被炸断,二个妇女被炸死。八见沟的义勇军旅长洪永贵家办喜事,被汉奸告密,小日本用飞机轰炸,把喜事给搅了。黄家红庙子有人给义勇军通情报被日本人割了舌头,还将村民集中到一起,放出一群军犬乱咬,威吓百姓不让和义勇军联系。老人还回忆说,我还记得,边外有好几十个穿得破破唆唆的青年人找窦海山当义勇军,家中吃不上饭,日本子还抓劳工,像这样的很多,都投义勇军来了。有人说义勇军抢,那瞎扯,纯属遭蹋义勇军名声,我见过的义勇军都仁义,当官的郑天狗我也见过,就是庄稼人打扮,那义勇军可真打日本子,几天就是一仗,打仗可真和小日本子玩命,还有二、三百个文质彬彬的大学生,有空就写字,到打仗时也都豁出命去。
   义勇军驻北平、天津有办事处,得到东北救国会的帮助,听说许多资金都是爱国大学生们在全国各地搞募捐集起来的。有一次,绥中的义勇军郑桂林部主力正在三山脚下的跳石沟休整。汉奸特务将这一情报告知日本人,也就是在锦西部义勇军拆铁路的那天,日军六百多人,联合绥中伪警张子卿部共二千多人向跳石沟进犯。
   日伪军兵分三路,第一路在石河一带埋伏;第二路在明水一带埋伏;第三路主攻跳石沟,企图将跳石沟义勇军一网打尽。1932年8月5日上午,日军在四架飞机掩护下向跳石沟开来。义勇军将各处炮均架设在跳石沟门山顶上,迎击敌人。日军也将小钢炮、迫击炮架设在狗河东岸的山头上,双方炮弹在空中穿梭来往,不时地落在对方的阵地上炸起股股烟尘。持续一个多小时后,日机从义勇军防守薄弱的西面飞来,向跳石沟南北山坡上一阵狂轰乱炸,但没有炸中义勇军。跳石沟里怪石林立,古树参天,义勇军潜伏那里,隐蔽得很好,只躲在暗处待机打击敌人。
   郑部义勇军四百人在跳石沟。傍晚时分,侦察员汇报情况,得知周围日伪军人数很多,估计日伪军要从跳石沟三面包围过来,便下令向西退军至桥上,将大炮等重量较大的器械藏在山中早已选好的地点,率部再沿桥上向西撤军,到永安堡的塔子沟隐蔽。
   义勇军撤至跳石沟里三俑碑附近时,张子卿伪军从北面蟠龙沟方向穿进山林中,与义勇军的杨尽忠旅和刘祚三旅正打个对面,他们哪里是杨尽忠旅和刘祚三旅的对手,半个小时的激战后,天渐渐黑了下来,伪军对地形不熟,加上义勇军的进攻猛烈,在明水方面日军的接应下方得以解脱。仅在三俑碑一处,就消灭伪军一百多人,义勇军也牺牲了五十多人。
   1932年9月20日上午“日满联合讨伐军”三千多人,其中骑兵200多人在20架飞机掩护下向义勇军扑来。经过5个小时激战,据《辽西抗战》一书记载,此战打死打伤日伪军百余名,缴获山炮一门,机枪二挺,步枪16支,战刀二把,子弹和其它物资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