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影像
 
 
 
 
 
抗战记忆
我参加抗日义勇军的经过

  
   常继源
   “九一八”事变后,由于蒋介石的卖国政策,日本鬼子不费吹灰之力,很快占领了东北大片国土。当时有民族气节的中国人,都不甘心当亡国奴,自动起来抗日。1931年郑桂林由关内到绥中组织抗日义勇军,经常住在绥中刘把屯张耀东家,后来张耀东参加了抗日义勇军,为东北抗日义勇军四十八路军第十五统带。
   我是个贫苦农民,当时才二十左右岁。在张耀东家扛小活。张耀东在“九?一八”事变当时是刘把村村长。家中有些土地和牲畜车辆,参加抗日后,郑桂林常住刘把屯。这时我仍在张家扛活,并未参加义勇军。1933年旧历2月,日本鬼子势力一天天地扩大。山海关也失守了。日本鬼子向关内和热河大举进犯,并向四十八路军活动地区围剿。由于敌我力量悬殊,为了避免过大的牺牲,保持和救国会的联系,义勇军遂向关内撤退。
   1933年旧历2月初3,我正在吴二沟家中,听说义勇军要撤退,我想我决不当亡国奴,我要参加义勇军,随着进关一同抗日。当天我到刘把屯去找张耀东表示我的决心。张耀东同意了,我就这样参加了义勇军。在刘把屯住了两三天,随张耀东出发了。张耀东随军携带着家眷,我给他当了随从兵。
   我们一出发就奔明水塘门、东洼子。这时高疯子旅起了歹意,要吃掉张耀东,以壮大他自己的力量。我们听到消息,做了戒备。我们这时只不过八十多人。可是高疯子看我们已有准备,未敢冒险动手。只把住在下屯的三十多人给缴械了,剩我们五十多人由张耀东率领到上平河子。第二天又前进到大茅山口(长城口子),接着前进到驻操营。驻在这里的兄弟部队不少,我们与他们会合了。
   当时大茅山口为日军占领,司令部和国防军十五旅、十六旅已经取得联系,国防军供给我们弹药、粮食,命令我们反攻大茅山口。据侦察,日军有九个碉堡。经过一场战斗,拿下七个碉堡。双方伤亡都不少。待至天明,日军不但有增援部队,还出动三十五架飞机助战。因此我们不能支持,开始撤退到吴庄,接着又退到车厂沟。看到后面满山都是日本鬼子,我们又继续向后退,不过一里之遥,是国防军战壕,我们从东山坡绕过去了,把战斗任务交给了国防军。我们一直到上平山,国防军也随着退下来了。日本军在后边尾追,国防军有迫击炮阻击日军,掩护部队撤退。我们随着国防军一起退到昌黎过滦河奔乐亭。过滦河之后。日本军就停止前进了。我们在乐亭比较安静地驻扎下来。这时关里的麦子已有一尺多高了,原来在绥中参加义勇军的人,有一部分思念家乡,发生了动摇,偷偷地溜走了不少。
   在乐亭驻二十天左右,奉命西开到天津马厂。驻在大兵营里。当时何柱国是五十七军军长。我们归他改编,把四十八路义勇军改编为警备第一师,师长郑桂林。师下有两个旅,第一旅旅长吴金铎,第二旅旅长李铁铮。改编后发给我们全部服装,是高粮叶色的,和东北军不一样,和中央军也不一样。每人每天一分钱菜金,主食是包米面饼子。早晨起来跑步,操课很严。特别是何柱国拿我们不当人看,待遇不平等。我这时在司令部特务连当兵,特务连连长是张耀东。全体官兵都感到不满,觉得在天津呆着也没出路,因而郑司令想去张家口找冯玉祥,跟他一块打日本。在1933年旧历6月20左右,吴金铎旅由马厂拉出去了。郑司令以追讨吴金铎为名,带着李铁铮旅也拉出去。这时在绥中参加义勇军的人又有很多人不愿意跟着去。张耀东考虑到家眷和财产也不去了。我因只身一人没有什么牵挂,所以决心跟着义勇军。从此便和张耀东分手。
   郑司令带我们出了马厂。三天的行军就追上了吴金铎。相见之下痛哭流涕,相约一同去西北找冯玉祥共同抗日。于是两个旅合并西进。第四天头上,东北军在后边追我们,中央军在前边阻击,战斗很激烈。最激烈的一次战斗是在保定东八里桥。这条河水很大,可以通轮船,是西进必经之路。这次战斗由郑司令指挥,让沈营长选拔精兵五百人,进行猛攻。这天由午前十一点直打到午后三点也没拿下来八里桥,死伤不少。郑司令就命令退下来休息。对大家说,此地我们拿不下来,西北去不了,天津也回不去了,只好束手待毙。当时有宋美奇(原司令部宣传队长)自报奋勇带队上去打先锋。郑司令未允。最后决定再选拔精兵五百,配备精良武器,进行夜袭。刘祚三指挥两个团在后边跟着上。时在7月上旬,夜色漆黑,对面不见人。开始偷袭,一举成功,把敌人几个营缴了械。后续两团一拥而上。经过一场战斗,到天亮把守桥敌军两个团全部缴械了。这次通过八里桥,还俘虏两团人和武器,壮大了队伍力量。接着前进到保定以北有五里长的五虎岭,又遇到杂牌军和地方团队的阻拦。双方一接触就开始了战斗。这次战斗也很激烈,我方伤亡千余人,终于突破这个障碍,继续前进。不几天就到宣化县境内。到红河正赶夏天发大水不好过,而且还有中央军驻守,我们被围困在红河南山三天三夜没下山,吃山上的生土豆和生包米充饥。后来郑司令命令主力向西北侧突围,结果冲出去了。在红河沿岸休息一两天。
   接着郑司令布置我们进攻宣化城,第一旅首先抢渡。第二旅在后边掩护过河之后,行抵宣化煤矿,又遇中央军一个团向我们进行阻拦,经过一场激烈战斗,拿下了宣化煤矿。未攻宣化城即转向西北挺进,到南新庄子(张家口南边)停止前进,以便休息。大约过一个星期,又开始移往距张家口西十余里的红庙。在此地进行休整,马都挂了掌。这时郑司令准备往张北前进,先头部队由郑司令率领已经出发,留我们一营人约有三百多人做后卫,营长叫李海山。这时在西红庙城里驻有东北军骑兵第十师,师长谭志新看这些人已与郑司令先头部队脱离,乘机要改编我们。李营长向大家说:“咱们不能再跟郑司令走了,跟他去少吃无穿,是么时候是个头?抗日跟谁都一样,咱们归第十师改编吧。第十师就把我们三百人的武器收缴了,用十二辆卡车把我们运到西红庙子城,改编为工兵营,每天修马棚,打扫大街,修马路。过了两个多月,骑兵第十师移防河南开封。又把原来收编这一营人拆散补充到各旅、各团,我被编入骑兵第十师二十二旅一0四团第二连。我驻西红庙时,听人说,当时南口驻有中央军很多,郑桂林领部队进到张北县后被宋哲元改编了,究竟郑司令后果怎样,我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