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影像
 
 
 
 
 
抗战记忆
回忆浑九沟支队

  刘春儒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策动“九一八”事变后,魔爪即向四方伸展。在国民党蒋介石不抵抗政策的影响下,日本鬼子很快地占领了沈山线,扎住脚跟立即沿线向外扩张。日寇每到一处,烧杀掠夺,东北人民哭声惊天震地,不忍心当亡国奴。广大人民群众自发地组织了抗日武装,联庄会、义勇军,阻击痛歼敌人,保家保国保人民。
   1932年1月,日寇侵占锦州之后,经常出动军队,沿线重点“扫荡”。随之,找汉奸,组织伪政权,安营扎寨,以维持其法西斯统治。
   这一消息传到浑九沟后,人民群众个个义愤填膺。当时联庄会头目何占林激昂慷慨地说:“我们这么大的中国,叫一个小日本给占领了,没人打,我们打!”群众情绪越发振奋,议论纷纷。许多老年人讲:“我们坚决要打日本鬼子!鬼子见人就杀,这也没有我们活路了!”
   1932年农历正月十五,何占林会同松树沟赵连城、赵老文各带手枪去锦州侦察鬼子情况。他们在锦州自行车厂住了两宿,第三天下午5点多钟见两个日本兵由南往北走,他们就跟踪下去,走到铁路北附近,趁四处无人,开枪打死鬼子兵,何占林上前抽出腿缝刀子割断枪背带,取下大枪夺路而归。
   事件发生后,锦州自行车厂的李山告了密。日寇得知是浑九沟人干的,于农历三月初一,派警察大队长霍聋子带虹螺岘警察署长刘子复一伙九人,去浑九沟抓何占林。他们到老谢家,吃完饭就问何占林在家没有。谢说:“上松树沟了!”霍、刘等人下炕想去松树沟,刚出大门,正遇上何占林回来了,大老远,刘子复就假惺惺地热情招手,并把何占林请到屋里。当时,何占林毫无戒意,并把他侄何启景打发回家了。进屋后,略经寒暄,刘子复开口说:“老何还是从前那颗枪吗?”何占林说:“还是那颗!”刘子复要看看,何占林不知是计,就把枪递给刘子复看。这时,霍聋子见计已实现,就严声厉色地说:“你知道不?你的事犯了!”
   何占林刚一愣怔,就被警察们动手绑上了,往车上推。就在这个时候,何启景已到家,何文崇就问何启景:“你叔呢?”何文崇一听何占林叫刘署长扣留了,知道事情不妙,严令何启景前去探查。
   何启景跑到谢家门口,一见何占林被绑上了,急转身回家送信。何文崇得信后马上找了几个人拿枪去找。敌人刚出大门口,何家开枪就打,敌人没敢还枪退到屋里,都趴在炕沿底下,老何家把老谢家包围了,就在墙上喊:“把何占林放出来!“敌人见此情景,苗头不好,迫不得已就把何占林放出来了。何占林一看枪没拿出来,就严厉地问:“你枪呢?”何盛林说:“在屋里呢,他们留下了。”何盛林说:“熊包!进屋要把枪要回来!”何占林返身进屋把枪要了出来。随后老何家爷几个上了房,想把敌人烧死在屋里。这时虹螺岘商务会长赶来了,经一番唇舌,把霍聋子一伙保了出来。从这以后,浑九沟支队开始站岗、放哨,监视敌人。
   当年六月,羊山二十家子王司令,派人与何占林联系。王司令指示:扩大抗日力量,狠狠打击日寇,并送给两把战刀和许多手榴弹、子弹。从此以后就增加装备,扩大力量,招募自卫队员。但是仍感不足。经何占林、何盛林、傅德纯等人研究,决定按傅德纯的意见打羊圈子警察派出所。傅德纯自告奋勇前去侦察,把敌人情况查清后,当晚(六月初七)由傅德纯带着十几名队员,摸进羊圈子火车站警察派出所,一个手榴弹扔进屋里,警察全部投降缴了枪。
   从此队伍逐渐扩大, 到农历八月份,队伍由原先的二十多人发展到二百多人,但只有三十多支枪,余者全是使用大刀、红缨枪和手榴弹。
   农历八月初,何占林又去二十家子向王司令请示,研究建制和斗争方向等问题。并约定王司令在八月初九来浑九沟,当晚打盘踞在锦州的日寇集中营(锦州交通大学)。
   八月初九上午十点钟左右,王司令带六百多人小枪队来到浑九沟,召开建军会议,命名浑九沟抗日武装为“东北抗日救国义勇军浑九沟支队”,建制一个团,任命何占林为团长,朱宝珍为参谋长,何盛林为营长。何文亚、赵连城、赵老文为连长,连下设排、班。任命时,由何占林写“任命状”,落款是“东北抗日救国义勇军司令员王显廷”,并给队长发了名签。任命状正写半道,日寇飞机由东飞来,打了一个旋往西飞了。同时去网户屯找义勇军的队员杨振荣也回来了。他急速报告说:“我路过卧佛寺时,看见日本鬼子和警察狗子正在河里推汽车呢,是往咱这方向来的。”王司令一听情况有变,指挥队员掩护老百姓往后山躲避,能战斗的全部上了西山头。鬼子飞机又飞回来了,打两个旋,扔了九颗炸弹,炸死了农民李海,炸伤二人。这时,王司令带人上了山,敌机猖狂扫射西山。这时,一位队员说:“鬼子欺人太甚。”就随手拿起连珠枪瞄准飞机打了一枪,一下子把飞机打掉了。一些当地战士,由于缺乏战斗经验,冲下山抢着去看飞机去啦,这时鬼子已经进了沟口,在王司令的指挥战斗下,全部安全撤退了。鬼子进村一看屯里连个人影也没有,于是兽性发作,四处放火,烧毁了二百七十四间半民房,人民财产遭到很大损失。下午三点多钟,鬼子怕义勇军围攻,撤回了锦州。
   敌人前边走,义勇军随后进了村,立即全力以赴抢救财产。老百姓见村庄残垣断壁一片废墟,个个痛哭流涕,人人摩拳擦掌,“打倒日本鬼子,报仇雪恨!”成为人民的誓言。
   农历八月二十日,特务李山到下浑九沟来侦察情报,被义勇军抓获,略经审讯,王司令下达命令把李山枪毙了,祭了死难者的灵。八月二十一日上午,敌人到了台集屯,义勇军即刻派人侦察敌情。之后,王司令、何团长带人前去阻击,在孟家砬子与敌人相遇,战斗打响了,一直打了七个多小时。在这次战斗中,打死二十多名鬼子兵,义勇军只伤一名(从王司令那派来的马司号员)。打到最后,双方子弹都快打光了,敌人狼狈逃跑,义勇军猛追,一直追了二十多里路,鬼子钻进了城。
   义勇军返回后,王司令为马司号员开了追悼会,同时决定农历九月上旬再次攻打锦州。
   这次打锦州,是由王司令统一部署的,并联合锦西一带的联庄会、义勇军。战前计划是:王司令派来的七、八个人同何占林、李士军率部攻打锦州,亮山(刘纯启)、朱子桥率部攻打义县。亮山这支队伍里有些是土匪,他们有人缺少子弹。王司令为了减少后顾之忧,并调动他们抗日的积极性,把他们统一起来,装备了他们。何占林带人是从锦州城西北角冲城开始攻击,打得敌人抱头鼠串。义勇军冲进鬼子集中营,李士军就向敌人喊话,让敌人投降,敌人一面答应,一边借机策划阴谋。与此同时,鬼子从连山调来一列车士兵已到锦州火车站,这样义勇军腹背受敌,只好退出。敌人乘机追击,义勇军退到二郎洞,被敌人包围了一天两宿。第二天夜间,亮山由于没打进义县而返回,途中听说何、李被围,竟打出一条路,冲上二郎洞。后又被包围。夜半,义勇军施用巧计,从敌人的坦克空隙间摸了出来,无一人伤亡。尽管如此,由于当时竟打城市,忽视了根据地建设,忽视思想教育,浑九沟支队人心慢慢涣散了。
   打完锦州,王司令派人叫何占林带人上羊山。说这呆不了,鬼子飞机来炸,敌兵又来“扫荡”,你们只有二十几支枪,应付不了。何占林带三十多人走到途中,正直吉林抗日名将冯占海率兵撤到草洼子。冯军长队伍里有浑九沟的人,回来一说,何占林带人投奔了冯军长,驻防热河。后改编为冯军长的警卫连。只呆了两个多月,被冯军长部下旅长崔黑子勾结日本鬼子把队伍打垮了。老何家一连人谁也没继续干,都分散回家了。何占林到家后第二天,被虹螺岘警察署抓去,送到连山,至今下落不明。
   1932年农历十月间,王显廷司令从北京来浑九沟看一次,听说都散了,表示很惋惜,就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