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影像
 
 
 
 
 
抗战记忆
锦西县民团抗日见闻

  
   赵奎一
   九一八事变,日寇侵占沈阳等地以后,就陆续向辽西地区进行节节侵略。东北各军政负责机关因奉行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步步退让,东北足能自卫的军队陆续撤退到关内,
   使祖国的大好河山陷于铁蹄之下。东北人民愤恨已极,摩拳擦掌地准备抗击日寇。我当时是锦西县城(冮家屯)的工商业者,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亲耳所闻了解锦西县名团抗击日寇的战斗情况。
   一、西郊公路线的伏击战
   我记得在辛未年冬月三十日(1932年1月7日),有日军古贺联队长率领骑兵官兵共约120名,由锦州出发,经由虹螺岘到达锦西县城(冮家屯)。当时由县长张国栋率领地方绅商各界代表人如公安局科长杨玉璞,士绅张亚兴、王赓堂,商务会长杜雅斋,农务会长张尽臣,当铺经历陈启周,烧锅经理王济世,六街街长郝耀东和刘成业等数十人齐集大街东头关岳庙门前执日旗欢迎,我也是商业的参加迎接人之一。当时看到大队入街,骑兵人数计86名,队后在城附近还有尖兵放哨30余名。古贺骑兵队入县城就分驻在县政府和教育局两处,由杨玉璞为临时维持会会长和绅商等执行招待事宜。
   当时在城西有周铁屯、龙王庙、崔家屯、地碾子等几个村民团,由周玉桂、张香亭、白青泉等村长率领,准备在城西附近埋伏打击日寇。同时有朝阳县南部下五家子少户沟(今烧户沟——编者注)、二伙庙子、苇子沟、三家子、汗沟、上下塔子沟等十几个村民团和土匪头刘亮山联合一起,率众约近千人,在抗日救国口号下,也蜂拥而至,潜伏在县城郊外,准备迎敌。
   腊月初二日(1月9日)早晨,古贺联队长率领骑兵70余名向城西出发“扫荡”行至周铁屯、龙王庙附近,沿路埋伏的民团一齐开枪射击,打得日寇呼号乱叫,首尾不能相顾。由于日军在明处,民团在暗处,激战一昼夜,结果古贺骑兵队被消灭,古贺联队长也死在西园子大炮台附近。当时仅有在城内留守的日军十几名出城救援,把打死的日军尸体全部抢回,用大车拉到东大街教育局院内,并抢回少数大洋马和枪支。留守官兵全部退到教育局,在临近四周设卡死守,不敢外出。第二天,仅有飞机两架低飞,地面日军用旗语求救。因当时我在教育局西邻,同时也被日军困在设卡以内。对于他们将尸体拉回,垛在教育局后院,用火炼成骨灰匣以及仓皇失措渴望援军的情况,都是亲眼所见。
   二、钱褡子屯岭的围歼战
   在古贺出发的同时,并派出松尾监视队由松尾小队长率骑兵25名、大车两台,回锦州领取弹药给养,行至钱褡子屯岭(距县城28华里)也被附近几个村如板石沟、马圈子、杜家屯等民团,在板石沟蒋凤柱等村长率领下,在岭下设卡截击日寇,激战一日,日军也全被歼灭。据当时传说仅跑一名日兵,民团获得的大盖枪和大洋马都归民团所有。由于日军损失很大,所以当时日本关东军都称高家屯为“野狼沟”,钱褡子屯岭为“扒皮岭”。日军震动,轰动一时。
   三、日寇在县城制造惨案
   腊月初五(1月12日),由连山出发一股日寇援军(番号不详),大约数百人,向60华里以外的县城高家屯开进,沿途临近的村民团,由郭雅书、魏连壁等村长率领进行截击。同日,由锦州也出发了一股日寇援军,与锦西日军同时到达,并有日本飞机两架在城外扫射掷弹示威。民团力所不及,日寇军队一到县城就大肆报复。
   锦西县城(冮家屯)大街长达3华里,古贺留守的日兵在东头教育局设卡死守。名团全驻在十字街以西,处在对峙状态中。日寇抵达县城后,认为西半部全是胡子,不分青红皂白,遇着人就杀。无辜的老百姓被枪杀、被刺死。计屠杀万利源烧锅伙计2人(姓名不详)、义聚成帽铺经理和居民陈志怀父子2人和田木匠等共90人,烧毁房屋370余间,全街老小逃命被截杀不可计数,以致十室九空。日寇横行了三四天,于腊月初八(1月15日)始从县城撤走。县长张国栋也随行逃跑,地方事无人负责,秩序大乱。朝阳县各民团首领和土匪头韩国举、刘国起、侯德胜等公推刘亮山为大队长,带领数百人驻在冮家屯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