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影像
 
 
 
 
 
抗战记忆
抗日义勇军在我家乡

  
   王庆荣 韩启元 李文德
   郑桂林最初出关组织义勇军是从山海关来的。以后,由于日本鬼子的封锁和东北军何柱国部的不合作,便改由花户庄立根台经大茅山口驻操营转北戴河去北平救国会,所以我们家乡这个地方就成为郑桂林义勇军来往关内外的必经之路和在作战后退守休养的根据地。立根台距大茅山口十五华里,距驻操营三十华里。义勇军是1932年旧历正月十七日开到我们这里的,四十八路义勇军司令部就设在杨树湾半道子屯曹文焕家,由北平救国会领来的弹药物资都卸在曹文焕家院内,由此分发各个旅使用。花户庄设有红十字会临时医院,所有伤员由前方抬到这里给予初步治疗,再送往北平。
   以花户庄、立根台为中心,也是军粮储备的地方。抗日义勇军的粮食主要是靠从山南(破山洞以南)平原产粮地区捐大户而来。义勇军专门派队到山南打粮,山南牛家是临时粮秣处。打粮队长狄殿文带一营人常住这里,要妥粮食之后,派我们这里的人和牲口成群结队地到山南去驮粮,回来交给给养处,然后按单位人数造册发放。发粮数不固定,要的粮食多了就多吃点,少的时候就少吃点。对粮食的保管发放也经常检查,防止虚报冒领。立根台粮秣处设在叶永志家,由屯中选出四人建立维持会,帮助保管发放粮食工作和招待义勇军的一些服务工作。立根台维持会长叶永志、保管员叶广居、付粮员王庆荣和胡万海。李文德和王庆荣、胡万海专门给义勇军拉豆腐,帮助搞好生活。
   我们后方老百姓担任战勤的任务是很重的,除了家家户户腾出房子来给义勇军住和造饭运粮外,还出担架抬伤号去北平等。但是大家看到义勇军真的打日本,有一些负担也心甘情愿。这时老百姓也掌握了规律,一听到南山炮声隆隆,大家就赶快做饭,这是义勇军打日本鬼子呢,快回来了,每次都是这样。此地老百姓就这样热心支持抗日。老百姓对于郑司令是很钦佩的,他经常穿一身棉袄棉裤,头顶一个毡帽,他常到屯子里给群众开会,大家都爱听他的讲话。
   郑司令时常到我们这里来,但不住在这里。我们这里(立根台)驻防的四十八路军第十五统带张耀东有八十多人,住有半年之久,军纪很好,因为成员都是刘把屯一带的农民。张统带在立根台老叶家大瓦房门口竖有招募新兵的小红旗,有一天这个小红旗被日本飞机发现了,这是1932年旧历七月初的事,有三架飞机到立根台根据地上空盘旋,一连扔了十几枚炸弹,炸坏了一部分房子,炸伤了三名老百姓,大部分老百姓随同义勇军隐伏在山沟树丛中,未造成严重损失。
   这时我们周围屯子都驻有义勇军,有朝阳队,还有第八旅等等。由曹家房子屯到边外,归杨午桥第二十二旅驻防,在飞机轰炸立根台后不久,一个夜间,杨午桥大队围上来开了火,张耀东力量单薄,被杨午桥缴械一部分,张耀东带着五十多人逃跑了,随后杨也退回原地。义勇军内部成份不齐,为了扩充自己势力常有大鱼吃小鱼的事件,这是其中的一个。张耀东离开立根台不到两个月,又来了铁血军(也叫铁甲军),有六十多人,大部分是青年,住在立根台屯。这支队伍枪支整齐,行动正规,屯子东西两头都设有岗哨,出入行人都加盘问,一直住到1933年春向关内大撤退时才离开此地。
   1932年旧历正月初二,郑桂林到永安堡,带有六十多人,先联系小山口刘长玉。刘原在何柱国部当过连长,回家后,郑桂林委刘为团长,刘便在家乡一带大事招兵,初步招有三十人。杨是当地土豪,交游甚广,从此招兵买马拉拢同类,只一两个月便拉起二百多人,把岭后常家杖子贺金廷找来当团长,刘清雨当营长。这时候要到旧历四月了,附近其他部分义勇军也来各屯驻防或者由此地路过,如杨麻子旅、解宝昌旅、邓文风旅、刘祚三旅等。杨午桥成立二十二旅后驻守本屯。
   由于郑桂林组织义勇军时采取兼收并蓄的作法,什么人都有,如有一个绰号“滚地雷”的壮士原为土匪,参加义勇军后的一天晚上来到立木构住下,半夜去南山绑来几个肉票。杨午桥、赵兰庭这些家伙从中说票,也捞了一把。杨午桥常干这类坏事,蛮横跋扈,形成寸地王,对抗日活动非常不利。1932年旧历十月杨前进到宁子沟,刘祚三驻在丁家沟,有一天杨去刘祚三部联系事情,被刘祚三扣住,打算就地枪毙解决杨部。后由赵兰庭、解宝长向刘祚三说情,把杨午桥要出,但杨的部下大部分被编到吴金铎的部队里去,少数遣散了。嚣张一时的杨午桥就这样垮台了。
   还有一件值得回忆的事情就是火烧永安堡。1932年旧历九月二十三日,义勇军崔景韶旅有二百多人在永安堡驻防。这天早晨,探悉山南日伪军前来讨伐,崔旅长马上把队伍拉到立木厂山去了。百姓也都四散逃走。前所伪三分局警察队长杨永盛作向导,带着五十多名日本鬼子直奔永安堡打来了。因屯子里住过义勇军,有几户门上写着有旅部、团部等字样。日本鬼子恼羞成怒,便点火烧房子,下午两点多钟点着,三点多钟鬼子才撤走。群众听说鬼子走了,才纷纷回家救火。这次一共烧了王永清、李树田、李树兰、李文德、李廷臣、张元臣、李文广、李尚成等八户的房子39间,不但家具烧毁,连粮食也化为灰烬,被烧之户生活马上成了问题。过些日子,郑司令和崔旅长又来到永安堡,召开群众大会向大家讲话,对受灾户倍加安慰。在军粮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挤出七石粮赠给被烧户。至于被烧的房子,郑司令答应等抗战胜利了,我们负责给你们盖好。对郑司令的这种做法,群众都感到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