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滨城神韵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13144(日报) 3152105(晚报)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社会民生新闻>>正文内容

十二岁少年被绑架拿砍刀扎玻璃自救

 

  本报记者张宝成文/摄
  刘文浩(化名)给人的感觉羞涩、胆小,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小学五年级少年,面对俩绑匪将其蒙头、四肢用胶布缠死、锁到轿车后备箱的危险境地,求生的本能让他做出惊人之举:挣开手上的胶布,爬到驾驶室内,找到一把砍刀,扎碎了车窗玻璃——
  很多村民来祝贺
  绥中县王宝镇紧邻前卫镇。7月18日下午2点多钟,在王宝镇吕贡村村书记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小冯屯。离刘文浩家还有100多米的距离,就看到门口站着很多村民。
  大家谈及的内容都是刘文浩与家里失去联系5个多小时后,凭着自己的智慧和勇敢,从“魔窟”逃出来的经历,大家的言语里充满钦佩。“小小年纪,真了不起,不比电视里演的小英雄差多少”,刘文浩的一个长辈说。“哥哥,平时你不显山不露水的,关键时刻没掉链子。我要向你学习,让坏蛋的阴谋得不了逞”,同村的一个小女孩儿说。
  刘文浩的母亲没在家,父亲刘兴勇刚刚从噩梦中走出来,还没有完全缓过神儿来,但他没过多地表现出来,搂着儿子,强作镇定。
  刘文浩长相清秀,像个女生,笑容很灿烂,但眼神里还是有点儿惊恐的成分,手时常拽着自己的衣角,坐在炕上,脚抖个不停。
  过了一会儿,在众人安慰下,刘文浩逐渐恢复了少年童真、快乐的本性,滔滔不绝地讲述了自己刚刚遭遇的“黑色5小时”。
  路上偶遇墨镜人
  刘文浩的家离学校4公里,以前都是和同学结伴坐校车上学,从本学期开始,父亲给他买了电动车。每天上学,他多是独行,有时也能遇见同学。
  学校在刘文浩家的北侧,7月18日是返校的日子,早上6点多钟,他骑着电动车朝学校的方向驶去。走了大约三分之一的路程时,后面驶过来一辆黑色轿车。“轿车超过我后,停在右侧的马路上。轿车的右车门开了,下来一个戴墨镜的人”,刘文浩回忆说。
  那个人的面孔很陌生,刘文浩骑车从轿车旁边驶过,他隐约感觉到那个男子不停地瞅他。
  没想到的是,刘文浩刚超过轿车几十米,轿车又启动了,超过他后,轿车卡住刘文浩的行进路线。
  左侧驾驶室下来一个也戴着墨镜的人,抓住电动车车把手,刘文浩本能地踉跄一下,从车上跳下来。该人将电动车扔到路旁,一把拽住刘文浩。
  此刻,刘文浩并没害怕,问对方“你干啥?”对方没吱声,一下子把刘文浩拽到车里的后排座上。随后,轿车绝尘而去。
  绑手绑腿戴头套
  “我挣扎了几下,可对方力量太大,没挣扎动”,刘文浩说。他用眼睛一瞄,见车里坐着俩人,都戴着墨镜,像是一男一女。正当刘文浩疑惑时,拽他进车的人先是用胶布死死缠住他的双手、双脚,接着用头套套住了他的脑袋。“我的嘴没被堵上,头套不是很严实,能模糊地看到外面的情况”,刘文浩说。
  在行进过程中,两人始终没说话。开了一段路程,车停下来,两人到外面嘀咕着什么,刘文浩没有听清。
  接着,他们换了位置,轿车继续前行。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刘文浩被抱了下来,放到轿车的后备箱里。“我进入后备箱,对方盖上,然后锁死。这时,我心里突突的,有点儿害怕”,刘文浩说。
  轿车继续往前开,没过多久,停了下来。刘文浩听见外面有人在说话,却没听到说啥。
  据刘文浩介绍,此前在黑色轿车内,坐在他旁边的人开腔了,是一个男子的声音,要他父亲的电话号码,刘文浩告诉对方了。
  绑完打电话要钱
  儿子遭此劫难,刘兴勇记忆犹新。
  当天7点15分,刘兴勇接到一陌生男子电话。对方一开始是本地口音,说着说着有点昌黎味儿了。
  陌生男子说:“你儿子在我手里,拿5万元钱来赎。别报警,否则撕票。”
  刘兴勇一愣神儿,以为对方开玩笑,说:“没有钱。”
  陌生男子语气变重,说:“你不拿钱,别想见到孩子。”
  刘兴勇说:“没钱,孩子你就带着吧。”
  电话挂断后,刘兴勇感觉有点不对劲儿,赶紧给对方拨了过去,却无法接通。
  不一会儿,对方又打了过来,厉声说:“你看着办,就给你一个小时时间。”说完,一个熟悉、稚嫩的声音传来:“爸爸,快来救我!”
  刘兴勇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为了拖延时间,他说:“手里没钱,得上葫芦岛去取。”
  当时刘兴勇正在家里,与对方通完话后,赶紧给二嫂方桂霞打电话:“有我二哥电话吗?文浩被人绑架了!”
  咔嚓一下挣开了
  据方桂霞回忆,当时她问“孩子在哪儿玩来的?”刘兴勇说“上学了”,然后她让刘兴勇赶紧去学校问问。
  方桂霞给丈夫刘兴侠打电话,说:“文浩被绑了,赶紧给你弟弟打电话问问。”
  刘兴侠给弟弟去了电话,问:“怎么个情况?”
  刘兴勇说:“手机快没电了,不和你说了。”
  刘兴侠说:“我报警吧。”
  刘兴勇说:“报吧。”
  据刘文浩回忆,他是在轿车的后备箱里喊“爸爸救我的”。当时,绑匪用钥匙将后备箱打开,然后将电话放到他耳边,喊完后,又将后备箱锁上。
  过了一会儿,刘文浩听见外面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他猜测附近没人了。
  在后备箱挣扎的过程中,刘文浩感觉手上的胶布不太紧,一使劲,咔嚓一下挣开了。
  他摘下头套,扯下脚脖子上绑得很紧的胶布,然后用脚蹬,用手锤,后备箱始终没开。
  扎坏车窗逃出来
  别看刘文浩年纪小,却很有主见。见此法不行,就找别的出口。
  “后备箱与驾驶室的连接处有个小方门,一开始以为锁着呢,我使劲一推,就开了”,刘文浩说。
  他的体格瘦小,顺着小方门钻到驾驶室里。推车的后门,咋也推不开。正当他急得满头大汗的时候,猛然看见驾驶员位置与副驾驶中间有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有一把大砍刀,我一下子抽了出来,然后拿大砍刀敲车窗的中部。敲了几下,车窗没咋地”,刘文浩说。
  此时,他暗自嘀咕:中间不好弄,四周应该容易些。拿定主意,他用大砍刀使劲扎车窗的边缘,居然扎出了一个扁形口子。
  按照此法,他又朝别的方向边缘扎去,也都扎透了。没等全部扎完,整扇车窗全掉下来。
  来不及惊喜,刘文浩把砍刀扔在车座上,从车窗爬了出来。下车后一寻思,得把大砍刀拿走,留作证据,另外还能防贼。
  遇见好爷爷奶奶
  黑色轿车停靠的位置附近有一片树林,刘文浩顺着车头的方向往前走,半路碰见一个开三轮车的人。
  刘文浩问:“前卫镇怎么走?”
  对方回答:“前卫镇离这儿很远,前边有个小卖店,你到那儿去,让人家帮你打车,回家后把钱给人家。”
  走了一段距离,刘文浩果然看见前方有个小卖店,没进去前,他将大砍刀放在路边,怕拿着吓着人。“小卖店里有一个爷爷和一个奶奶,他们问我是哪儿的人,我说是前卫镇的。他们说从来没见过我,问我咋来的。”
  刘文浩如实相告,对方信了。进入小卖店,爷爷、奶奶拿出吃的、喝的。一开始,刘文浩没好意思吃,奶奶硬往手里塞,他才肯吃。
  吃饱喝足,爷爷让刘文浩把家里的电话号码说出来,刘文浩把父亲的手机号告诉了他。
  奶奶打通刘文浩父亲的电话,刘文浩先说:“爸爸,我逃出来了。”
  而后奶奶说:“你儿子在我们这儿,地点是绥中县高岭镇沙锅村。”
  此刻,刘兴勇正与警察在滨海大道商量营救刘文浩的对策,闻听此讯,不一会儿就赶到了刘文浩待的地方。
  警方随后经过缜密侦查,没多久就将绑匪抓获。原来这两个绑匪是一对夫妻,王宝镇人,手头缺钱,总想着怎样才能来钱快,思前想后决定绑架“落单”小孩。
  事发当日,两口子在路口等候目标,突然发现刘文浩一个人在路上骑车,就谋划着实施绑架,后来回来时发现车窗玻璃碎了,刘文浩不见了,他俩立即回到家,换上新玻璃,随后像啥事儿也没发生过一样。
  等到警察来到他们家了解情况,他俩一开始不承认,当搜出用于联系的手机和胶带后,他俩只好认罪。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