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两学一做”·我为什么入党:95岁李桓英光荣入党!

昨天中午,在北京友谊医院,95岁高龄的著名麻风病专家李桓英和其他新党员一起参加宣誓仪式,加入中国共产党。记者 邓伟摄

曾多次对李桓英的先进事迹进行报道。这是1990年7月13日和2002年12月1日的报道缩样。

昨天12时,世界著名麻风病防治专家、95岁高龄的李桓英又戴上了那条大红色的羊绒围巾。第一次戴这条围巾,还是上回去市委党校上党课的时候。

“我很少穿戴鲜艳的颜色。今天我要言行一致,因为党旗是红色的。”

李桓英仔细捋顺两鬓的头发,整理好颈间的红围巾,举起右拳。她站在一群新党员中间,苍老的声音饱含岁月打磨过的笃定:“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

我还不合格,只怕来不及

“敬爱的党组织:1958年,我先后辞去了世界卫生组织聘任的印度尼西亚、缅甸的亚司和梅毒两种热带病专家的职务;告别了已迁居美国的父母,毅然回国。我对投报祖国感到无比光荣和自豪……我真心热爱中国共产党,诚挚地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我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愿意以党员的身份为救治麻风事业奋斗终身!请党组织考验我吧!”

2016年,李桓英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为什么在耄耋之年申请入党?“我还不合格,但恐怕来不及了。”李桓英言辞恳切,“科研追求真理,党也追求真理。”搞了一辈子科研的她,对科研的态度极其严谨,对入党的自我要求也同样严苛。

所以听到这个消息时,友谊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郑瑞芬激动莫名。“李教授几十年前就该入党了,没想到她等了这么久。”

1998年,云南勐腊县“麻风寨”。一条小船穿过河流,停在寨口。船上的李桓英和郑瑞芬一眼就看见了岸边等候的人。这曾经是一群麻风病病人,他们正在等治愈他们的恩人李桓英。如今,这里不再是“麻风寨”,改叫“曼南醒”,意为“新生的山寨”,是李桓英亲自取的名字。

77岁的李桓英抢先踏上了岸。

“我们的‘摩雅傣’(医生)来啦!”……一路上,不断有人奔走相告。北京友谊医院、北京热带医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桓英,在这里是家喻户晓的“摩雅傣”。

李桓英拉过一直跟着她的一个小伙子说:“把鞋脱下来我看看。”小伙子依言脱下鞋,露出感染了麻风杆菌的脚。

此时,李桓英做出一个令郑瑞芬震惊的举动。她的手伸进小伙子的鞋里,摸摸有没有沙子和钉子,再穿上。

这个动作,李桓英每年来回访时都会做。麻风杆菌这种慢性传染病主要侵犯的是皮肤和周围神经,病人的手脚是麻木的。她不厌其烦地教他们学会自我防护,是为了避免皮肤破损、溃烂。

在一处傣族竹楼前,主人用芭蕉叶裹了一个饭团递给李桓英,她也不洗手,笑嘻嘻接过来就吃。

她不怕吗?李桓英真的不怕。“战士都知道子弹厉害,上了战场不照样往前冲?麻风杆菌可没有子弹厉害。我甚至巴不得自己被传染上——让你们亲眼看我现在就能治好它!”

临睡前,郑瑞芬忍不住问李桓英,“您为患者付出这么多,有没有想过加入中国共产党?”李桓英不假思索地摇摇头,“郑书记,我认为自己还不够条件。我这人其实缺点挺多的,说话直,容易得罪人。但我会继续努力!”

就在这一年,1998年,在北京召开的第15届国际麻风大会上,中国向世界宣布已成功消除麻风病。世界卫生组织官员诺丁博士说:“全世界麻风病防治现场工作,李桓英是做得最好的。”

辗转回祖国,全心为人民

如今,在中国,麻风病只有散发病例。“这些应该归功于李桓英。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说的就是她。她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楷模。”友谊医院原党委副书记张仲民说。

李桓英第一次见到麻风病人是在1970年。当时,在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工作的她,随单位下放到江苏省的一个麻风村。由于缺乏有效治疗方法,过去最人道的做法,就是将麻风病人赶到一个偏僻的地方,任其自生自灭。

这一幕刺激了李桓英。她想起自己1957年拒绝世界卫生组织“续签5年合同”的邀请,从美国辗转回国的初衷:帮助祖国的同胞,遏制因贫穷导致的疾病蔓延。

1978年,被调到北京友谊医院热带医学研究所的李桓英,在57岁的年纪决心攻克麻风病。

1982年,李桓英向世界卫生组织递交了一份关于中国麻风病情况的详细报告。次年初,她带着申请来的免费药品赶到云南省勐腊县。

每天早上6点,62岁的李桓英要走十公里山路,渡过一条河进入麻风寨。挨家挨户寻找麻风病人,到家中劝说他们服药、为他们治疗。

但世卫组织提供的药治愈患者需要六七年,太漫长了!李桓英经过研究,决定开展服药24个月就停药的短程联合化疗。两年后,作为试点的勐腊县全部麻风病人被治愈。最终,这种疗法使全国的麻风病人从原来的11万人下降到不足万人,年复发率仅为0.03%。

1994年,短程联合化疗法被世界卫生组织在全球推广,用以治疗麻风病。

2001年,李桓英主持的《全国控制和基本消灭麻风病的策略、防治技术和措施研究》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要活到百岁,余生跟党走

在云南麻风寨工作的时候,李桓英非常关心一位共产党员——勐腊县原县委副书记刀建新。

一天,李桓英找到时任友谊医院党委副书记的郑瑞芬,神情严肃,“郑书记,您得帮帮刀建新。”

1950年,年轻有为的刀建新突然从工作岗位消失。麻风病使他失去了跟家人团聚的机会,更让他痛心的是,他已经好多年“不交”党费。

李桓英知道,“党费”是刀建新几十年的心结,不解决这个问题,就算治愈了麻风病他也不能释怀。

郑瑞芬和李桓英一起找到云南省卫生厅,郑重转达了刀建新想回归组织生活、交党费的愿望。

回京后不久,郑瑞芬就接到了李桓英的电话。电话那头,平日自持的李桓英异常激动,“郑书记,刀建新的事解决了,他现在可开心了。我也很开心,感谢你!”

郑瑞芬闻言亦动容,“是您的功劳啊,李教授!我们党员应该感谢您!”

如今,95岁的李桓英仍然是个“上班族”。她每天上午背着挎包从家出发,前往工作室、实验室。在今年举行的第19届国际麻风大会上,李桓英荣获首届“中国麻风病防治终身成就奖”。

这位1921年出生于北京、中国共产党的同龄人,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优秀毕业生,37岁只身回到祖国。时至今日,她仍孑然一身,挚爱惟有患者。

等过完春节,李桓英又要出发去云南。她想看看那里治愈的麻风病人病情有没有复发?他们的亲属有没有潜在感染?“麻风病的发病机制我们还没有弄清楚,未来还有很多事要做。我还有时间,我还可以奋斗。”

李桓英摸着胸前的党徽,浅浅微笑:“如果我能活到100岁,还有5%的人生可以跟党走,为医学事业继续奋斗。等到举行葬礼的那一天,希望我的身上能盖上中国共产党的党旗!”(记者 汪丹)


(责任编辑:王博)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